第128章 断腿

        战玉极力争辩:“父亲,我没有,她是装的,她刚刚还逼着我跟兰儿吃下馊水剩饭,把我们都给吃吐了!”



        战阎面上满是冷厉之色,他不过是回宫一趟,竟是让战玉钻了空子,他还敢伤害林怡琬,当真是不知死活!



        他沉声命令:“影魂,把战玉拿住,直接打断他的两条腿!”



        战玉眼底满是无法置信,他不甘心的质问:“父亲,凭什么啊?”



        战阎直接打断:“闭嘴,谁是你的父亲,你已经从家谱上除名,你胆敢擅闯侯府后院,这次打断两条腿是警告,下次就直接要你的命!”



        容不得战玉说什么,影魂毫不犹豫的把他两条腿直接给用内力踹断了。



        “啊!”战玉的凄厉惨叫响彻整个侯府。



        战老夫人得知消息赶来的时候,战玉已经昏死过去。



        她嘶声哭喊:“作孽啊,老天爷,为何这般残忍对待我的玉儿?”



        林怡琬俏美的小脸上闪过一抹讥讽,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战老夫人,你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将战玉弄走之后,战阎就命人将院子收拾干净了。



        他重新换过衣裳坐到林怡琬面前道:“宫里那边已经查清楚了,皇上的食用油是被关在冷宫里面的一位高嬷嬷给换掉的!”



        她诧异挑眉:“冷宫?”



        战阎点头:“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皇上根本就不相信是她做的,只不过,她已经吞金自杀,线索断了!”



        林怡琬凝眉沉吟:“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这冷宫里面除了那位高嬷嬷之外,还有别的人吗?”



        战阎毫不犹豫的开口:“何太妃,也就是忠勇王的母妃,先帝在世的时候,她因为犯错,就被关去了冷宫,自那以后,哪怕皇上登基,也没将她给放出来!”



        林怡琬恍然明白过来,这才对嘛,最不想让皇上生下子嗣的也就只有这一位了。



        不过,没有证据,皇上万万不能对她动手,不然,就会引起皇室的不满,说他连个废妃都不放过。



        战阎见她走神,忍不住伸手捏捏她的小耳朵:“你想什么呢?”



        林怡琬猛然倒吸一口凉气,他的力道不轻不重,竟是让她从头到脚升起一股子麻软。



        她几乎是跳起来道:“别,别碰我!”



        战阎的双手僵在半空,英俊的面容也有些发怔。



        片刻之后,他才轻轻捻了捻指尖,晦涩开口:“是我唐突夫人了,还请夫人莫要介意!”



        林怡琬看到他黯然的眼神,就猜着他定然是误会了。



        她红着脸解释:“不是,我耳朵有些敏感,但凡碰一下,就会头皮都跟着发麻!”



        战阎一双眼眸骤然变得暗沉,他哑声道:“原来夫人的耳朵是很敏感的地方啊?”



        林怡琬忙不迭点头:“当,当然啊!”



        战阎猛然凑近了她,毫不犹豫的撩起她的发丝,低头就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



        “啊,要死了!”林怡琬直接就炸了,迅速捂着耳朵转身惊叫着就跑了出去。



        战阎唇边勾起一抹笑容,只觉得他的夫人好可爱啊。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林怡琬命人抬进一个硕,大的浴桶进来,手里还抱着包裹的十分严实的小匣子。



        战阎惊讶:“这是?”



        林怡琬毫不犹豫开口:“当然是要沐浴啊!”



        战阎瞬间就僵住了,他的眼神接连转了几转,下意识就茫然询问:“我俩一起啊?”



        “嘭!”正提着热水桶进来的玲儿直接就被这句话震的险些摔个大马趴。



        她脑袋磕到桶壁上,也不管有没有起包,忙不迭就转身往外跑。



        待跑到院子外面,她就毫不犹豫的把房门给关紧了。



        紫儿好奇的打量她:“被鬼追?”



        玲儿皱眉瞪她一眼:“你才被鬼追呢,我是被侯爷吓得,他竟然要跟咱们夫人一起沐浴!”



        紫儿耸肩:“这有什么,他们原本不就是夫妻,再亲密的事情也能做!”



        玲儿低声提醒:“可侯爷不是不行?”



        紫儿也没回答,直接拿了药膏塞进她的手里:“少操些闲心,赶紧把你这寿星公的疙瘩给涂掉!”



        玲儿心事重重的接过药膏,一双眼睛似乎要透过门板看到屋内的场景。



        此时林怡琬正跟战阎解释:“这是我亲手给你调制出来的药浴包,对你身上的伤有好处,你先泡上半个时辰!”



        战阎情知她是好意,也没拒绝,直接就脱了外衣进去浴桶。



        林怡琬迅速拿了个架子过来,特意摆在他的面前。



        他隐隐有些意外,他感动说道:“还是夫人想的周到,让我泡药浴的时候,都能处理政务,你让影魂去把我书房的一些军报都搬过来吧!”



        林怡琬瞪大眼睛:“什么军报,你是不是对这架子有什么误会?”



        战阎疑惑开口:“你打算用它来做什么?”



        她神秘一笑,直接就伸手把小匣子给打开了。



        把里面的画册拿出,她翻开第一页,毫不犹豫的摆在架子上。



        一副春宫图就这么措不及防的出现在战阎的眼前,将他整个人给震的险些直接滚出浴桶。



        “夫,夫人,你这是要做什么?”饶是他定力十足,此刻也不由得额上直冒汗水,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吓得。



        林怡琬理所当然的开口:“当然是给你治疗隐疾,药浴再加精神疗法,兴许会有意外收获!”



        战阎懵了,这精神疗法也忒刺激了些,让他看着这个药浴,简直是极大的折磨。



        果然,他隐约觉得鼻腔有些发烫。



        他伸手一抹,竟是鲜红的血激流勇出。



        “哗啦!”他再受不住,直接想要逃出浴桶。



        太丢人了,竟然对着秘戏图流鼻血,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笑掉别人的大牙。



        他可是煞神战义候!



        战场上下来的活阎王!



        哪怕被砍个寸长的口子都不带皱眉的,竟然会被秘戏图给摧毁了意志!



        真,真是丢不起这人!



        眼看着他要逃,林怡琬直接将他给用力摁进水中。



        她沉着脸道:“战阎,你还想不想恢复身体?”



        少女的馨香钻进他的鼻端,越发的让他意识混乱。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