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令牌

        禁卫军统领面露为难之色:“末将又不是侯府的人,也不知道生的还是熟的啊?”



        忠勇王随手指向陈芝兰:“你站出来,你身为侯府的人,定然十分清楚!”



        陈芝兰眼睛一亮,老天爷啊,你终于给我报复林怡琬的机会了。



        刚刚就怀疑她身边那个面生的小丫鬟了,肯定就是奸细!



        她好大的狗胆,竟然敢私藏奸细到侯府,她必须要将她举报出去。



        此时她只陷在要报复林怡琬的幻想里,哪里知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忠勇王此举,根本就不是针对的林怡琬,而是战阎!



        她快步走出去道:“妾身觉得夫人身边的那名小丫鬟有些面生,明明白天的时候还没有呢!”



        战阎眼底陡然噙了冷霜,他沉声提醒:“陈芝兰,想好了再说!”



        陈芝兰装作不安的说道:“侯爷,妾身说的是实话啊,妾身的确没见过这位小丫鬟,妾身只想保护侯府,不想让侯府受到连累!”



        林怡琬都要气笑了,这个没脑子的蠢货!



        她真以为侯府就能独善其身?



        怎么可能?



        但凡奸细从侯府搜出,整个侯府都要被抄家灭门。



        陈芝兰还在装可怜,她泪水连连的模样,仿若真的一切是为了侯府着想。



        战阎面色难看至极,他冷声解释:“此女是今天我们夫妻回门的时候,林太医送来服,侍夫人的!”



        陈芝兰无法置信的开口:“侯爷,万一她真的是奸细呢?咱们侯府不能被夫人蒙在鼓里啊!”



        战阎毫不留情的打断:“放肆,侯府什么时候轮到一个上不得台面,品行无德的妾室说话了?”



        极尽羞辱的话让陈芝兰浑身颤抖,她原本以为凭借着腹中战家的血脉,能让战阎刮目相看。



        却没想到,他竟是这般嫌弃她。



        忠勇王突然眯眼笑了起来:“阎夫人,把你身边的小丫鬟带出来,让本王瞅瞅呗!”



        林怡琬丝毫没有半点的慌乱,她点点头:“王爷,我这小丫鬟因为之前受过伤,脑子有些呆,万一她招惹到你,还请你看在他傻的份上,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忠勇王轻蔑挑眉:“放心,本王只想问问她到底是不是奸细!”



        林怡琬将小丫鬟带到忠勇王面前,就听到他冷声询问:“你是什么身份?”



        小丫鬟呆滞的抬起那双渗人的黑眸,仿若对他这个问题十分疑惑。



        看到她一副茫然的模样,忠勇王忍不住不耐重复:“你到底是谁?”



        猛然,小丫鬟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儿那般,暴起炸毛了。



        她一把伸手攥住忠勇王的发冠,抡起拳头狠狠往他脑袋上用力砸下,嘴里还尖声大喊:“我是恁爹,我是恁爹!”



        哗,全场顿时炸了!



        饶是忠勇王的心腹,也不由得喷笑起来。



        只见忠勇王措不及防接连挨了好几拳头之后,顿时一双眼睛就变得青紫肿胀。



        他嘶声怒喊:“都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这疯子给拖走啊!”



        偏偏疯子还不肯罢休,她嘴里大喊:“我告诉你我是谁了,你就说啊,你以为我是谁?”



        忠勇王被打的头昏脑涨,他心说,老子管你是谁?你他娘的赶紧撒开老子!



        不过是瞬间的功夫,他就被压在地上,直接暴打狗头。



        “嗷嗷,救命,快救命啊!”忠勇王发出凄厉骇人的惨叫。



        战阎沉声说道:“紫儿,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上前拉开啊!”



        紫儿真上前冲了,不过,她是去拉偏架的!



        谁敢阻拦忠勇王挨打,她就抽冷子下手!



        没一会儿,就把想要护着忠勇王的侍卫给干没了。



        忠勇王接连挨了几拳之后,只觉得眼眶子都突突的疼,像是要爆裂那般。



        接着那人又问他:“你以为我是谁,你说啊,我到底是谁?”



        忠勇王几乎是脱口而出:“你是我爹,你是我爹行不行?”



        那人先是愣住,接着才凝眉吐出三个字:“不孝子!”



        说完,就快步朝着林怡琬身边走去。



        忠勇王这才被侍卫搀扶起来,他愤怒指责:“战阎,你作何解释?”



        战阎镇定回答:“王爷,刚刚不是本候的夫人提醒你,她的脑子有些不好使,是你说你不在意,非要把她给叫到跟前去!”



        忠勇王生生吃了哑巴亏,只恨不得把战阎那张脸都给踹成稀烂。



        平白无故的挨了一个疯子的打,还受了那么大的屈辱,简直是气的他要掀翻整个侯府。



        他愤怒命令:“继续搜,哪怕把侯府掘地三尺,也要找出奸细!”



        战阎突然面色就变得凝重起来:“王爷,你这是故意要打砸我们侯府了?本候是要去找皇上求个公道的!”



        忠勇王顷刻间就迟疑了,但凡战阎把这件事情闹大,那么他就会受到朝中忠臣良将的指责。



        之前进府搜查是师出有名,现在再动手,就有发泄私愤之嫌!



        他愤怒握紧拳头,青一块紫一块的面容上满是滔天的恨意。



        禁卫军统领快步走到他面前道:“王爷,咱们该回去向皇上复命了,侯府藏了奸细之说,完全是凭空污蔑!”



        忠勇王很想说不是污蔑,根本就不是!



        可那名奸细就像是凭空消失了那般,真的没有在侯府搜到!



        他有些慌了!



        他已经不是要交出黑林山了,还必须得把手底下的府兵也全数赔给战阎!



        狗皇帝,竟然敢坑他!



        简直是找死!



        他用力咬了咬牙道:“奸细现在没有搜到,保不齐明天就会出现,本王觉得战义候府并不无辜!”



        战阎挑眉:“王爷,那只是你觉得,你代表不了皇上,本候冤枉,既然你打算抗旨,拒不交出忠勇王府府兵指挥权,本候就随你一起进宫找皇上去讨个说法!”



        忠勇王有着瞬间的心虚,狗皇帝跟战阎关系好,定然会向着他的。



        两人见面之后,只会更加算计他!



        他绝不能进宫!



        不就是要府兵指挥权吗?交出去就是,原本都是他精心培养出来的士兵,绝不会背叛他的!



        他再没有迟疑,迅速从袖子里面摸出一枚令牌道:“这是府兵指挥权,战阎,你最好把尾巴给藏严实了,千万别再被本王抓到把柄,否则,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