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不妥

        姑父像一头斗牛一样冲向周寒之时,他本人是一点防御意识都没有的,以至于两个人撞击在一块时,周寒之踉踉跄跄地往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子。



        男人眼睛一眯,冰冷的寒意覆盖在眼眸中,直勾勾地盯住姑父,俨然已经涌出了怒意,以及一抹不解。



        风驰电掣中,我快步走向姑父,拉住他的胳膊,提醒道:“姑父,别说了,别说了……”



        话说出口,我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颤颤的,姑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狠狠地瞪了周寒之一眼后,抿紧了双唇。



        “周总,他现在情绪有些激动,”我看向周寒之,用着商量的口气道:“我带他到一边冷静冷静,你放心,林经理的伤,我肯定给个说法。”



        闻声,周寒之微微一愣,没有提出反驳。



        我借机拉住姑父的胳膊,扯着他往外走。



        走廊外,我无奈地看向沮丧着一张脸的姑父,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姑父愧疚地看着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原来,今早林西西和赵红梅居然带着两箱水果找到了他执勤的位置,说是有事情要跟他说,结果赵红梅居然把裴伟跟梅丁设计我的事说了出来,姑父顿时火冒三丈,便没在理会这对母女。



        “我当时……我当时真的很生气,但考虑到囡囡,我没……没吵架,”姑父断断续续地解释,郁闷道,“他们一直跟在我身后,让我……让我找你求情。”



        姑父气呼呼地补充道:“脸皮真厚!”



        我疑惑道:“然后呢?”



        “他们跟着我到了地下室,”姑父神色蓦地激动起来,“非要……非要把水果丢给我,我不要的……我想把东西还回去,然后……然后推了一把,那林西西就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我想着姑父住的地下室,台阶并不高,只有七八阶的样子。



        想着赵红梅母女俩背着我去找姑父一事,我顿时火冒三丈,他们明明知道姑父护着我,还当着他的面讲述自己亲侄子损毁我名誉,我姑父怎么可能忍得了?



        “这个事交给我,”我安慰姑父,“没事,你只是不小心,我们先去看看林西西的伤势。”



        进急诊前,我千叮咛万嘱咐姑父不要急躁,这才带着他人进病房。



        彼时林西西正一脸憔悴地躺在床上,赵红梅陪伴左右,而他们的斜对面,是坐着的周寒之和曾智。



        见我们进来,赵红梅抹了抹眼角,感叹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好在没碰到骨头,要是再多几个台阶,我们西西的命……”



        她没继续说下去,但却恰到好处地发出了几声哽咽声。



        林西西见状马上拉住赵红梅的手,安抚道:“妈,医生不都说了吗?只是韧带拉伤,也没出什么大事,再说焦叔叔也不是有意的,别伤心了。”



        她提到姑父时,杏眸微微地往我们身上一瞥,语气虽然挺和善的,但依旧没忘了提醒在场的所有人是姑父“不小心”把她推下楼的。



        地下室不比正常走道,远没有摄像设备,所以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无从辩驳。



        但赵红梅母女私自去找姑父的事,我还是觉得有必要提一嘴:“林经理,发生这种事我们都觉得很遗憾,但我姑父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你们没跟我打一声招呼就去麻烦他,这一点也有点说不过去吧?”



        赵红梅听到这话后顿时一愣,诧异地看着我,说:“孟经理,我们本意上也不想麻烦焦老弟,可是我那个姐姐只有裴伟这么一个儿子,我这个做姨的总不能不管不问不是?”



        “这件事既然已经交给警察,你们就不该去麻烦我姑父,”我言辞犀利,“更不该堵到他的住处,你们也知道的,地下室本就不大,挤挤推推的,难免会出事故,你说你林经理?”



        被我点到的林西西一脸错愕地看着我,眨了眨眼道:“南絮姐,我跟妈妈确实有不妥之处……你先消消气。”



        她这么一人错,我突然被噎了一下,紧接着说道:“但说到底,林经理受伤是事实,这样,医药费和误工费由我们……”



        “孟经理,你这是哪的话啊,”赵红梅猛地打断我,赔笑道:“焦老弟又不是故意的,也就是无心之举,我们怎么会跟你计较呢。”



        林西西马上接话:“是啊南絮姐,我没事的,无非就是走路有些不方便,没关系的。”



        不愧是母女两,演起大度的戏码时口吻都是一模一样的,也是,毕竟周寒之人还在呢,可不得表现得大度些。



        我坚持道:“两位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医药费和误工费我们是一定要负责的。”



        见我态度坚决,赵红梅和林西西不由得对视了一眼,紧接着林西西又看向一旁的周寒之,怯懦道:“寒之,要不你劝劝南絮姐吧。”



        闻声,周寒之掀了掀眼皮,视线落在我的脸上,云淡风轻道:“医院这边我已经安排妥当了,孟经理不必介怀。”



        他居然,自己处理好了?



        我略感惊讶,又觉得很是不妥,婉拒道:“有劳周总了,麻烦曾助理整理一份收费明细,我转账给你。”



        听到这话后的周寒之深深地望了我一眼后,眉头微皱,没有立即答话。



        “哎呀孟经理实在是太客气了,”这时站在一旁的赵红梅拍了拍手道,“医药费什么的我们肯定是不能收的,如果孟经理真的对此负责,我其实……有个提议。”



        我好奇地看向赵红梅,视线相撞时,我听到她说:“如果可以,裴伟的事,能请孟经理高抬贵手吗?”



        姑父听到这话立即窜了出来:“他污蔑絮絮,他就该被抓!”



        赵红梅听到这话后立刻红了眼圈道:“焦老弟啊,是人都有犯错的时候,裴伟现在还小,要是真被抓了,这辈子就毁了!”



        我看着眼前的母女俩,有种掉入圈套的错觉,虽说有些无语,但这也是我顺理成章给招待会事件画上句号的时候。



        想到这,我吸了口气,刚准备松口,却听到周寒之先我一步说道:“这恐怕不妥。”



        他话音刚落,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同一时间聚集到他身上,只见男人面无表情道:“做错了事,自然要接受教训,理是理,法是法,不能混为一谈。”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