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在线阅读 - 第383章 四规明镜

第383章 四规明镜

        老小子,你,说什么呢?”茅有三脸色一沉,幽幽道。



        唰的一下,场间氛围变了。



        青袍道士齐齐往前一步,怒斥:“大胆!”



        “老子大的,可不只是胆。”茅有三目光横扫四方。



        最后,他视线又落至明镜真人身上,冷声又斥:“老子身上若有业报,那至少十桩有九桩,是从你们这群牛鼻子身上来的。”



        “一个对你们施恩百倍,不嫌弃你们的好人,居然叫你如此羞辱?”



        “你会失去让我垂怜你的机会!”



        茅有三说这话的时候,鼻息极高,真给人一种感觉,瞧不上明镜真人一般。



        我心跳的却极快,还听出来了话里头的深层含义。



        猎道,在茅有三看来,是对道士的恩惠?



        是他对道士的恩情?



        业报……就是他替道士办的事儿?



        此外,明镜真人的态度,让我内心的不安汹涌滋长。



        怎么看,他都不像是要责罚孙卓的样子。



        若是那样,他就不会自我介绍,说他是孙卓师尊了。



        这就像在宣告着什么,让我看清自己的地位?



        “放肆!”明镜真人一甩手袖,喝道:“拿下此人!罗显神,到我身后来!你还有改邪归正的机会!”



        “这猎道的污名之人,怕是蛊惑了你的心智!”



        “孙卓,是我再三甄选的弟子,你是他表弟,即便你们有误会,也不能让人乘虚而入!”



        “此人,怕是对你,对孙卓,都图谋不轨!”



        明镜真人一句话,就表露了自己很多看法!



        我的心,完全凉了。



        自己还真猜对了。



        不管是因为什么,就算真因为明镜真人看出来韩鲊子被猎道了,认为韩鲊子所说的话是茅有三编撰,教唆我告诉他的也好。



        还是因为,明镜真人明明心知孙卓有问题,硬要保住孙卓也罢。



        现在这情况,就是我想过,最恶劣的情形之一!



        我后退了两步,退到了茅有三的身后,死死盯着明镜真人。



        茅有三双手交错在胸前,手指不停的敲击着另一只手的掌心。



        他那张驴脸,却变得极为古怪。



        不生气,却似笑非笑。



        “真人,啧啧,真人,少见这般真人了,看来,你这真人,并不怎么名副其实。”



        他语气显得阴阳怪气。



        “聒噪!”呵斥声从旁侧传来。



        围着我们那群青袍道士,近乎同时一甩手袖,扬起拂尘,当头朝着茅有三劈来!



        茅有三一声冷哼。



        他双手,忽地在腰间一抚而过!



        再抬起手时,他手中托着一面铜镜!



        那铜镜造型极为古朴,背面是黑红色的木头,黑像是被雷劈过的焦黑,木质看上去似是枣木。雷击木就是辟邪物中的极品,雷击枣木更是少之又少!



        而铜镜正面,极为光洁平整,在幽幽月光下散发着一阵阵铜芒!



        那群道士,猛地驻足停顿,眼中露出骇然之色!



        明镜真人踏前一步,他的帽冠微微一颤,似是因为茅有三手中的铜镜而动容!



        “是以古之入山道士,皆以明镜九尺之上,则老魅不敢近人!”



        “我才想起来,四规山,以四规明镜为信物。”



        “真人,真人没有四规明镜,算什么真人?”



        “你说我浑身业报,我却托得起这明镜,是谁荒谬,是谁聒噪?”



        茅有三一番话,抑扬顿挫,阴阳怪气的味道更浓郁。



        青袍道士脸上的惊疑更重,茫然失措的看着明镜真人。



        我哪儿还看不出来眼前情况?



        茅有三手中,居然掏出来了四规山的信物!



        这信物绝对不简单,听起来,应该是真人所持之物品,要拿着这信物,才能算货真价实的真人!



        因此,那些道士不敢上前!



        那明镜真人,才戛然无声,如此沉默!



        茅有三的这信物,是从何处而来?



        难不成,他猎了上一任四规山的真人?从而拿到了四规明镜?



        本身严苛的局面,好似在这一瞬有了逆转的机会。



        可下一秒,明镜真人的手,忽而从左边手袖中一拔!



        一柄小臂长短的铜剑,被他持在手中!



        而后,他左边手袖一抖,赫然又是一面和茅有三手中铜镜相仿的铜镜,落入掌心内!



        一手托剑,一手持镜!



        那群道士脸上惊骇,瞬间有了变化,成了愤怒!



        “好个步入邪路的先生!假造四规明镜!罪当诛!”



        不知道是哪个青袍道士一声厉喝。



        其余人蜂拥而上,朝着茅有三攻来!



        茅有三驴脸瞬间变色,呸了一声。



        他骤然后退,另一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握着一根尺长的铜棍。



        转身,茅有三手中的铜棍,狠狠刺向我们后方,那扇隐晦的石门上!



        嗤的一声,铜棍刺入一处缝隙!



        轰然一声闷响,山体晃动,地面更一阵摇晃!



        我脸色再变。



        因为那铜棍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张被刺穿的黄符!



        这黄符看上去分外眼熟。



        怎么像是茅有三贴在了精神卫生中心大铁门上那一张!?



        再下一秒,周围猛地窜起一大团绿雾!



        本身我来这里,能感受到此地和医院大楼,以及职工宿舍楼中不一样的暖意,并非那么冰冷。



        可这一瞬,一切都变了,空气冷得像是要结冰!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快,那群道士,刚好冲到我和茅有三近前。



        “退!”茅有三一声低喝,单手推了一把我肩膀。



        我们两人同时后退,让开了那扇石门。



        又是轰然一声嗡鸣,那石门竟硬生生被冲开!



        庞大的气浪,让石门像是炮弹一般弹射而出,砸中两个道士后,又迅疾如风往后飞射!



        明镜真人刚好站在那位置,他帽冠猛烈甩动,露出下方紧绷的一张老人面颊!



        双手回缩,收起了铜镜和铜剑,而后,他双臂猛地往前一挥!



        掌心,赫然接住了石门!



        那两个被石门砸中的道士,因为惯性的力量,还是往后倒飞。



        明镜真人的后背,噗噗像是射出两团气浪,他手臂微微发抖。



        石门无力的重重落地……



        绿雾,瞬间变得更大,肩头忽地被一只手抓住,茅有三极为灵活,速度极快,钻进了最浓厚的一片雾中!



        身后传来大量的脚步声,是其余道士反应过来,朝着我们追来!



        只不过,雾气太浓厚。



        不只是浓厚,甚至还有一个急促的脚步声,压下了所有声响!



        我头皮一阵发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