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在线阅读 - 第359章 眼中青

第359章 眼中青

        所有的思绪糅杂在一起,化作了一阵阵挥之不去的歉意。



        “抱歉。”



        忽地,场间变得一片寂静。



        吕阚安静下来了,怔怔的看着我。



        “你……和我道歉?”吕阚指了指自己的脸,他的歇斯底里,化作了难以置信。



        随后那难以置信,又变成了面目狰狞!



        没等他开口,我复杂道:“我不知道老头子都对你做了什么,我身上的命,的确是你的。”



        “余秀,的确是你的未婚妻。”



        “我自己无意抢占你命数,更无意长期占有。”



        “我可以答应,在合适的时机,将命数还给你。”



        吕阚的面目狰狞,再一次变成了难以置信。



        周遭更为安静了,安静得落针可闻。



        椛祈没敢吭气儿,蹲在椛萤旁边。



        老龚从她肩膀上落在地上,看着我,又看我视线所看的位置,嘴里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



        “骗鬼,会被报应的。”



        “我要掐死你的。”吕阚极力做出一副凶恶姿态,可随即,又成了那副病恹恹的模样。



        我的话,好似消磨了他的煞气。



        没等我回答,吕阚又嘀咕了一句:“命,不是我的了,就不要了,可婆娘还是我的,你不算坏,但你也不是个好男人,婆娘得还给我。”



        语罢,吕阚瞅了一眼地上的周济,他抬起腿,似又要踩周济的脸。



        可落脚时又停下来,鞋底子在地上摩擦。



        “她快死了,也快忘掉所有东西了,她的名字就在变淡。”



        “得有人记得住她。”



        “你用了血给她写名字,能让她撑住一会儿,可你得把她的神主牌还给我。”



        “只有我能够记住她是谁。”



        吕阚再抬起头来,病恹恹的脸,一本正经,认认真真。



        我瞳孔再一次微缩。



        余秀的处境,居然这么差?



        当初跟上她的瘟癀鬼,竟然给她造成这么大的麻烦?



        重重吐了口浊气,我取出来了余秀的灵位,也就是吕阚口中的神主牌,递给吕阚。



        吕阚却一激灵,往后缩了好几步。



        他连连摆手,又道:“我碰不得,你和我一起回去,把它放好。”我稍皱眉。



        的确,这神主牌算是镇压吕阚的东西,会伤到他。



        “我稍后会去一趟余秀家里,将它放下。”



        “你可以……”



        话还没说完。



        耳边,忽地听见了一声嘹亮啼鸣!



        夜色被驱散,天空浮现了一抹鱼肚白。



        吕阚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



        老龚的脑袋,同时消失。



        天亮了。



        顿了一秒钟,我将神主牌收了起来。



        “姐夫……”椛祈小心翼翼地喊我。



        我立即匆匆走到椛祈身旁。



        “你还好吧?”我问了一句,目光就落在椛萤身上。



        长期被困在凶狱中,阴气过于浓郁,导致椛萤愈发虚弱,再加上情绪波及太大,她才会昏厥。稍稍晒一些太阳,会好得多。



        思绪间,我再度检查了一遍椛萤身体,确保她没有大碍,才彻底松了口气。



        “让你姐姐晒会儿太阳,我要处理一点点事情,然后我们下山。”我慎重和椛祈说到。



        “好……”椛祈弱弱的点头。



        起身,我深呼吸数次,才走到老秦头的棺材板前头。阳光照射在老秦头的脸上,愈发显得他精神饱满,和活人无异。



        “还好我怕。没有和茅有三打赌,不然老头子,你就被我赌输了,卖出去了。”我低喃,脸上多少还是有些苦涩。



        节哀过了,顺便过了。



        老秦头死了都好几个月,那股子哀伤还是压不住。



        “没有完成你的嘱托,没有达成你的期许,我的确没见到你的坟,你就没有坟,是吧,老头子。”



        “你千算万算,却没算出来,有的人阴险狡诈,无所不用其极,不过还好,我吉人自有天相,孙大海死了,孙卓的处境弥艰,一切,还是能回到正轨上。”



        “等会儿,我会给你打造一口新棺材,这山上待着没意思,你还是搁家里吧。”



        “也不知道你都遭遇过什么,为什么,你要连刘寡妇一起杀了。”



        “哎。”话音至此的时候,我内心多少还是有些复杂。



        老秦头只有在对我的时候,算是个好老头子。



        其他时候,还真不能以好人来定论。



        就算他替我爸妈点时辰,这事儿有其余缘由,可他从吕阚身上夺命不假,杀了刘寡妇更是真。



        只是,他是守着我的老头子。



        让我能活下来,长成人的师尊。



        我便不能对他少了敬重。



        探手,我拽住老秦头的肩头,将他从棺材板子上拽起来。



        我打算的就是,先背他下山,再打棺材,做其余打算。



        可没想到,老秦头的尸身像是钉死在棺材上一样,怎么都动弹不得。



        “嗯?”



        稍稍一用力,依旧纹丝不动。



        我卯足力气,狠狠一拽!



        指关节发白,微微刺痛,这力道足够连棺材板子都拽起来了,可棺材板子一样没动静。



        怎么这么奇怪?



        我松开手,正想要检查一下老秦头的尸身。



        可就在这时,古怪的一幕发生了。



        老秦头的眼睛,猛然一下睁开!



        大半天的,饶是老秦头喘着气儿,他这一睁眼,依旧分外可怖。



        椛祈吓得花容失色,一声尖叫。



        冷汗飞速浸透我后背。



        “老秦头?!”



        没有回应,更怪异的一幕发生了……



        老秦头的眼珠中,快速地钻出来一种青色的小虫。



        蠕动的虫子极为剔透,看上去就给人一种清凉感。



        可多注视几秒钟,就觉得眼睛火辣辣的痛。



        这痛感之间,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旖旎感涌现。



        我形容不上来,这两种感觉夹杂着,让我眼珠子快要通红,呼吸更粗重!



        我还能听到一个呼吸,断断续续,却丝丝缕缕,像是入骨附髓一般挠人心。



        猛地回过头,入目的赫然是椛祈。



        椛祈俏脸苍白,极度不安。



        “姐夫……他怎么了……大白天,诈尸吗?”



        眼神更迷蒙,椛祈的苍白不安,又给我一种柔弱可怜的感觉,我内心升起了另一种念头……



        “姐夫……”她眼神显得茫然。



        可在我看来,那眼神,一样在变得迷离……



        我猛地踏前两步,到了椛祈身前。



        “啊……”椛祈慌张要后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