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在线阅读 - 第339章 惨死

第339章 惨死

        我眉心拧成了疙瘩。



        老梁这人,鬼精鬼精的,被尸仙控制了,再精明一些,倒也正常。



        可刘寡妇……怎么会被烧了?



        这老梁不怕惹恼了老头?



        最关键的是,这样一弄,我就没办法主动将老头引出来,甚至设伏了……



        “死东西,还不开门,菜都凉了,你脑袋被驴踢了吗?”院内,传来他老婆的骂声。



        农村里头,这其实都很常见。



        我吐了口浊气,离开了靳钊家的院子。



        这一时间,我就有些像是无头苍蝇了。



        撇开椛祈回来,就是想把事情办一办。



        结果,现在还是只能暂且搁置?



        走在村路上,都有些漫无目的。



        我正准备联系一下椛祈,看看她事情办得怎么样的时候,不知不觉间,自己也走到了村口的位置。



        结果,村口围着乌泱泱好大一群村民。



        那些村民七嘴八舌的,不知道在说着些什么。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骚臭味,夹杂着浓郁的恶臭。



        人死了之后,会失禁,就是这种味道。



        村口死人了?!



        本来,我没兴趣去看的。



        生老病死,是个常态,指不定是谁家老人晌午晒太阳去了。



        可有村民瞧见了我,便喊着罗显神在那儿呢!快拉过来看看!



        顿时,就有几个村民上前,说是请,实际上闹哄哄的就推着我往前走……



        等到了人群最前方,我才瞧见,一棵硕大粗壮的柳树下,拴着一根麻绳。



        一个人舌头吐的老长,都耷拉在了下巴上。



        屎尿顺着他的裤腿,滴滴答答的淌下来。



        恶臭的味道更浓郁了……



        那人脖子勒得满是乌紫血痕。



        硕大的黑眼圈,浮肿的双眼,就像是金鱼眼一般!



        我脑袋轰然一声。



        就像是上了膛的枪,砰的一下炸开!



        这人,不正是村长靳钊吗?!



        那一瞬间,阳光刺目的晃眼,我的脸皮都痉挛不已。



        恶寒,快要将我吞噬了……



        先前,靳钊明明回家了啊!他还进了屋……



        不……不对……



        我猛地仰起头,盯着空中烈日,眼珠子不停的瞪大。



        再摸出来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这会儿十二点十五分!



        我走出来,晃晃荡荡到这里,差不多十几分钟是有的。



        这就意味着,靳钊回来的时候,是正午大阴?



        尸体在这里,回来的就是鬼!



        村民的议论声此起彼伏,都说村长好端端的,怎么就自杀了呢?



        还有人说,瞧见村长从村西那边过来的,前一刻还笑着和人打招呼呢,下一刻,就在老柳树上栓绳子,大家都不晓得他要做啥,结果他绳子栓好,人哧溜一下就钻了进去,脖子愣生生就那么吊断了,救人都来不及……



        我一直没吭声,饶是村民问我,我还是紧闭着嘴。



        再之后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村口死了人,死的还是村长,必然就惊动了警察。



        少不了,我被问了话。



        当村长老婆赶过来的时候,瞧见尸体的一瞬间,整个人就晕厥过去。



        就这么折腾了一整天,警察出了个初步结论,人单纯死于上吊自杀。



        不过尸体要带回去,尸检后,才能下定论。



        村民是散了,我杵在村口,半晌没走。



        回来三天时间,发生的一件件事情,算不上接踵而至,是我自己去碰的,可这结果,我却兜不住……



        靳钊的死,肯定和老梁有关!



        他鬼回来了,都不让我去老梁家……那里必然有很大的问题!



        我想到报应鬼对我的警告……又是一阵不寒而栗。



        残阳如血,一注注的夕阳光照射下来,将我的影子拉得老长。



        靳钊的尸体虽说被带走了,但若有若无,还是能嗅到屎尿的味道。



        这个点,平日里小孩子疯跑玩耍的时候,也是村民们操劳一天,闲下来侃大山唠嗑的消遣时间,因为死了人,村路上寂静一片,半个人影子都瞧不见。



        站了这半天,我才下了决定……



        接连碰壁,若是再冒失,可能会死。



        老头那里,就算是个隐患,但只要他不来找我,我也不去找他了。



        至于老梁,暂且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毕竟他下手太狠,靳钊去问了个话,就直接被杀。



        我不能因为他,而提前引动了尸仙……



        这复杂的局面,得等椛祈带着帮手来了才行。



        重重吐了口浊气,我拨通了椛祈的电话。



        响了几声,那边就传来椛祈惊喜的话音。



        “姐夫。”



        我开门见山,问椛祈,人手安排的怎么样了?



        椛祈语气显得很轻松,告诉我,可不少人呢,周家来了四个顶厉害的冠候,他们还带上了一些朋友,算是意想不到的惊喜!



        我稍稍定了定神,问椛祈,他们大抵什么时候出发,我将村子地址留给她。



        椛祈才说,今天就要出发,就是因为等周家那几个人的朋友,耽误了点儿时间,她其实也正打算联系我。



        我给椛祈留了地址,才挂断电话。



        暮色愈来愈深,黑夜快要吞并最后一缕天光。



        我朝着家里回去。



        等到了院门口的时候,若有若无的,我察觉到一股芒刺感。



        循着本能,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路口处,杵着一个罗圈腿的人,秃头龅牙,还矮。



        瞳孔微缩,那不正是老梁吗?



        老梁冲着我,咧嘴笑了笑,还伸出手,比了一个小拇指,甚至往下戳了戳。



        眼皮微搐,我直接进院子,反手就关上门。



        这挑衅的简直是太明显了,我怎么可能过去?



        甚至我觉得,他杀了村长靳钊,也是想将我引过去。



        取出来黑狗骨灰,以及黑驴蹄子,我如法炮制的在院子也做了一次布局,然后才进厨房煮吃的。



        吃罢了东西,彻底天黑了。



        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院里头,望着天,又是雾蒙蒙的鬼月亮,瞧不见星点。



        期间椛祈给我发过信息,说他们到哪儿了,大抵天亮能抵达我给的村子。



        我又稍稍镇定了一些。



        先前还不怎么觉得,现在,那种孤零零的感觉,让我感觉这村子就是一个怪异的漩涡,稍不注意,我就会被吞噬进去。



        时间一点点过去,夜越来越深,我正准备进屋去睡觉,养足了精神,预备着椛祈他们来了后上山。



        结果,笃笃笃的传来了敲门声。



        院门放了东西,敲门的不会是鬼。



        我警觉的问了句:“谁?”



        “人。”掐着嗓音的回答,还是让我一下子就听出来,是老梁在说话。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