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在线阅读 - 第335章 你是谁?你是他?

第335章 你是谁?你是他?

        .心跳,忽地加速不少。



        我谨慎而又小心的打量着“木板”



        绝大部分木板都极为长窄,从屋墙一侧延展至另一端。



        我视线排查了每一根木板,都没有发现任何被中断,做出通道的地方。



        一时间,我略觉得失望,自己想多了?只是这个房子修筑的问题?



        否则,有阁楼,怎么可能不让人上去?



        重重吐了口浊气,我正要弄破食指,给老龚两滴血。



        指尖血蕴含的阳气不足以伤鬼,却能够给鬼滋补,这样应该能让老龚醒来。



        可我眼皮突地一跳,又抬头看了一眼上方。



        手头的动作停了下来,我走出余秀家,视线凝视着余秀住处那间屋子的房顶。



        堂屋要矮一些,余秀的屋子,反倒是稍微高了点儿。



        纵身一跃,我落至屋子的瓦顶上。



        选了一个稍稍居中的位置,我掀开了一片瓦。



        一股幽凉的气息涌了出来,下方极其漆黑,肉眼瞧不清有什么东西。



        我再掀开几片瓦,大抵能容许一个人钻进去了。



        月光先行钻了进去,果真,下方是一处阁楼,地面是一条条木板拼凑,严丝合缝。



        阁楼的布局,却显得有些稀奇古怪。



        中间空荡,两侧却堆着不少东西,都是木箱子,木箱上边儿还缠着红缎带。



        正前方,是一抹漆黑。



        月光没有照射到那里,便看不清晰。



        我微微吐了口气,钻进瓦片中间的洞,轻手轻脚的落在地上。



        木板发出咯吱声响,冷气儿极为浓郁,我感觉跳进了冰窟窿似的,打了个寒噤。



        前方还是漆黑无比,瞧不清状况……



        可我却觉得……好似有一双眼睛,正直愣愣的瞅着我一般。



        摸出来手机,以电筒照明。



        白光如注一般照射过去,漆黑寸寸退散。



        入目所视,竟是一口很小很小的棺材。



        一米高,一米宽。



        高度是比寻常棺材多一点,可长短,只能够放一个稚童。



        棺材顶端,摆着一个木人。



        木人没有五官,只有简陋的四肢。



        而木人本身上,是有刻字的,那字迹却在变淡……



        咣当一声,木人忽地倒将下来,落在了棺材后边儿……



        我心都咯噔一下。



        再四扫周围一眼,我更觉得不自在。



        那些褐色的木箱上边儿,不只是有红布缎带,还有扁挑。



        老时候,大户人家上门提亲,就要送聘礼。



        我觉得手脚有些发麻。



        心头犹有一股闷堵感。



        徐暖的婚书,齐莜莜的婚书……



        当时瞧见余秀出现来帮我的时候,我就不由得在想,老秦头不会又搞了个劳什子婚书的玩意儿吧?



        瞧见了这些箱子,事实就像是砸在我脸上了一样……



        其实,齐莜莜那里,我都还不知道怎么解决……



        余秀这儿,又该怎么处理?



        用力晃了晃脑袋,我才撇开思绪。



        老秦头荒谬,乱点鸳鸯谱的后患不小,可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还得将余秀找回来才行。



        径直走到了那口棺材前头。



        木人灵位还是倒在后方阴影中。



        而棺材盖子上,放着三本红底金边的书。



        棺盖边缘高,中间略凹陷,以至于先前我没瞧见书。



        本来,我不想动书,只想捡起来牌位,确定一下就是余秀的,然后再打开棺材看看,里边儿有什么东西。



        可鬼使神差的,我还是打开了当头那本婚书。



        其格式,祝福新人的言辞,和齐莜莜的婚书差不多。



        可在名字的位置,却很古怪。



        新娘的名字,是余秀。



        可新郎官的名字,却并非我的,而是一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名字,吕阚。



        这和我的揣测完全不一样,一时间,让我愣住不知如何是好。



        想错了,错怪老秦头了?



        余秀的婚事是和别人……



        可为什么,她要保护我?吕阚是谁?又在什么地方?和老秦头是什么关系?



        我放下了婚书,捡起来棺材后方阴暗处余秀的牌位。



        木人形的牌位上,的确写着余秀之灵,只不过,余秀那两个字,正在逐渐变淡。



        顿时,我心跳都紊乱不少,多余的杂念被瞬间抛却脑后。



        咬破食指,指尖血连续滴落进夜壶中。



        结果,夜壶没有丝毫动静反应,老龚并没有出来。



        我连续滴了起码十几滴血,依旧没见半个鬼影子。



        这情况,老龚恐怕是喊不醒来了……



        吃了邬仲宽的皮,对他的影响,居然这么大?



        冷不丁的,我瞳孔一缩。



        深吸一口气,我抬起手,食指便落在了牌位上!



        一股钻心的凉意,骤然从指间出现,朝着我周身蔓延,将我整个人都包裹其中!



        身体一震,一时间,眼前变得极度涣散。



        我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只知道,眼前的一切摇晃不定。



        内心的情绪很复杂,很煎熬,更痛苦的钻心。



        强行抑制住这种感觉!极力将那种负面情绪从脑子里清扫出去!



        半晌,我才稍稍和这种复杂的绝望情绪撇开,意识勉强恢复镇定。



        感知,是有副作用的。



        感知普普通通的鬼,意志力坚韧,就不会被影响。



        可感知的尸鬼,若是比自己凶,就会被干扰!



        就像是此前,我感知报应鬼,还被他反吸了血。



        此刻,余秀那驳杂的负面情绪,就影响了我的情绪……



        明明……余秀表现的很空很空,空着就像是只有一个皮囊,可没想到,皮囊之下,那空洞之下,居然会这么悲观……



        视线还是在晃动,其实就是余秀站不稳身体,摇晃不已……



        最开始,我其实什么都没看到,因为周遭太模糊了,只有朦胧的雾气。



        可之后,我隐约看清楚了,雾气中,时而晃过一张脸。



        那脸皮包骨头,眼珠子都是黑红的,阴霾十足的盯着余秀。



        不正是膏肓鬼吗!?



        我堪堪反应过来,黄叔说过,余秀被膏肓鬼钻进了心里!



        事实上,直到现在,余秀都在承受着膏肓鬼的折磨?



        我瞧见的就是膏肓鬼,那余秀瞧见的是谁,我就不知道了……



        膏肓鬼,代表着人内心的恐惧!



        一声刺耳的尖叫,从余秀口中炸响!



        “不是!我不是!”痛苦的颤音,在我意识中回荡!



        “我不是啊!求求你,求求你们……“



        “秀……秀秀……”鬼使神差的,我意念喊了一声。



        此前,余秀告诉过我,有事,喊秀秀。



        我遇到过不少事,可我也清楚,余秀境况堪忧,从来没这样做过。



        余秀这般痛苦,我才喊了她一句。



        我不知道这种感知情况下,余秀能不能听到。



        可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



        此前,报应鬼是能感觉到我存在的。



        “你……你……”余秀颤巍巍的回答了一句。



        她那些痛苦的话语,戛然而止,余下的语气中,全是茫然。



        “你是谁?”她总算说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我是谁?你,难道不知道吗!?”阴毒的话音,忽地炸响!



        那团雾气中,猛地探出两只手来,直接就按住了余秀的太阳穴!



        赫然是膏肓鬼的质问!



        痛苦的惨叫,再次从余秀口中传出!



        “你,又是谁!”那阴毒的话音再次炸响。



        我一个激灵,才反应过来,那膏肓鬼不是在说余秀。



        他发现我了!



        “这个寡女,鬼龛要定了!”



        “你,不要来招惹!否则分筋错骨,碾成肉泥,永世不得超生!”



        那膏肓鬼的语气,分外毒辣!



        接触鬼龛那么久,我还从未听过膏肓鬼开口!



        这去追余秀的膏肓鬼,级别,恐怕不简单。



        “你……是谁……”



        “你……是他……”



        “他……”余秀的话音,颤栗中带着哭腔。



        一切,戛然而止……



        声音,中断了。



        脑袋中的浑噩,中断了……



        眼前不再是雾气,也没有膏肓鬼的手臂,没有皮包骨头的脸,我瞧见的依旧是阁楼的瓦顶,两侧满当当的聘礼木箱。



        手中紧握着余秀的木人灵位。



        她的名字若隐若现,似乎要消失……



        我呆呆的看着,染血的手指,猛地压在她的名字上,一笔一划,将她的名字勾勒出来!



        我不知道,是什么缘由,余秀居然不知道我是谁了。



        是因为她没有看见我?只是听见我的声音?



        或亦是膏肓鬼对她造成的影响?



        或者,这是她本身就有的一些问题?



        只是直觉告诉我,此刻绝不能让余秀的名字在灵位上消失!



        若是消失不见,这灵位就相当于不是余秀的。



        若不是,那我就无法再通过它感知余秀!就断掉了和余秀之间的联系!



        血,刺目殷红!



        余秀的名字,变得鲜红透亮!不再有消失的迹象,我才堪堪松了口气!



        本来,我还想再感知一次。



        那膏肓鬼的介入,让我没有得到任何信息,都不晓得余秀在哪儿。



        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我半晌都沉浸不进去……



        脑袋一阵阵刺疼,就像是伤到了魂魄,暂时无法感知了……



        没有选择,我只能暂时将灵位收了起来。



        正准备从这阁楼离开。



        目的已经达到,余秀的东西我拿到了,没必要留在这里。



        可我迟疑了片刻,又看了一眼那口一米见宽的棺材。



        棺材里,会有什么东西?



        应该不是尸体,余秀大白天能活动,能被感知,应该是某种特殊的尸鬼。



        或许,棺材内是她曾经的陪葬品?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