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在线阅读 - 第319章 有心不要,你给我啊!

第319章 有心不要,你给我啊!

        而我内心,是震惊的。



        因为魏有明,不但知道我有瘟病。



        他说出来这一番话,更代表着,他知道我遭遇的一切!?



        当初,我被拽到他身边的那一缕魂,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明明,记忆中,那缕魂并没有被魏有明抓到过……



        可为什么,我的过往经历,会完全暴露在魏有明眼中?



        这太古怪,太过反常了……



        而且,我站在这里,凭借魏有明的实力,他早就该发现我了。



        可他还是说完了那番话,诚恳的看着屋门,并未回头。



        一切,好似变得僵持下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



        孙卓肯定是跑不出来。



        符挡着魏有明,他也下不了手。



        因此,我反倒是不急。



        只是我弄不明白,魏有明不看我,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十五分钟过去了。



        又过了十分钟……



        孙卓的房门,还是没有动静。



        魏有明总算回过头来,看向了我。



        干干净净的花白头发,镜框似有磨损迹象,西装的领口,也有了一丝血污。



        他理了理领带,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



        “站了许久,依旧没走。”



        “大抵是有了医治自己的觉悟么?”魏有明喃喃。



        我瞳孔微微一缩。



        魏有明,是在等我自己走?



        这又是什么情况?



        不,我一下子就明悟了。



        魏有明,是觉得,眼前治好孙卓更要紧。



        我,他肯定会来找。



        是以后,而不是现在。



        “你没挂号,我不接你的诊,走吧。”魏有明抬起手,做了个驱赶的动作。



        他这反应,更让我笃定,就是这样!



        那就还有一个可能!



        魏有明确定,他能对付我。



        他也能确定,今天不解决了孙卓,恐怕就没有机会。



        这样一来,事情就难办了……



        我想要孙卓,就得先面对了魏有明……



        怎么办!?



        绞尽脑汁,我却没想出来个好办法……



        一旦我和魏有明斗起来,孙卓肯定会伺机逃跑……



        如果不斗,那就是一直僵持下去……



        “还不走么!?”魏有明的眼神,开始变得不耐烦。



        不过下一瞬,他眸子忽地绽放出亮光。



        他这眼前一亮,反倒是让我心悸。



        魏有明,又想到了什么鬼主意!?



        ”治愈别人,也是治愈自己。”魏有明喃喃道。



        “孙卓,害得你很苦吧?”



        “丢了命,丢了财,丢了心眼子,丢了念想,也丢了光鲜亮丽的未来。”



        “他是一个病人,误以为自己康健,可事实上,他病入了膏肓。”



        “你帮我撕掉门上的东西,至少,你内心的煎熬,就会得到一定的解脱。”



        “心变好了,人就变好了,人好了,乐观了,病,多少就会减弱。”



        “治愈的方式,不一定是抹灭。”



        魏有明这一番话,又变得极为蛊惑!



        他态度直接而又明显。



        我去撕了符,让他杀死孙卓。



        孙卓一死,我大仇得报,没了怨念恶念,他也变相告诉我,他不杀我了!



        可这魏有明,值得信任吗?



        内心的答案,是否定!



        而且,孙卓死,向来就不是目的!



        “治愈的方式,不一定是抹灭。”我摇摇头,重复了一遍魏有明的话。



        “嗯?”



        魏有明眼神略诧异,他推了推镜架,脸上又堆满慈祥的笑容。



        我眼皮微搐,话音却未顿,继续道:“贼偷了东西,难道不应该归还?物归原主后,其自会被惩戒。”



        “命,不是东西。”魏有明的手指,再一次推动镜架。



        “有人少了一条命,可有人又得了两条命,能从他身上,拿走那命吗?”



        “命,拿下来,就得填补上去。”



        “填补,又要死人。”



        “不填补,虽算是惩戒,可有人,就又要多一条命。”



        “命太多了,就容易病重。”



        “丢掉的,便乐观些,想开些,不要再要,人才会轻松。”



        魏有明又一番话,不得不让我承认……



        口舌上,我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不……不是因为口舌。



        是因为他站的角度!



        他认为,我拿回了孙卓身上属于我的命数,而我自身,还有瘟癀命,这是更大的不确定因素!



        不……不对!



        我心头惊骇。



        不只是瘟癀命……



        魏有明说的,是两条命!



        其中一条是瘟癀命……



        那另一条,是过阴命?



        我本以为,过阴命是老秦头用特殊方法覆盖出来的,可听魏有明这意思,是杀了人,夺了命。



        有人死了,才让我隐藏了身份!?



        老秦头……为了我,杀了谁!?



        “你病的也重,只不过,你尚且还是个人,你会因为有人为你而死而煎熬,你的心,因此而受到折磨。”



        “那你就是有药可救的。”



        “可若是你多了那条让人起贪欲,让人渴望,追逐的命,那你就会无药可救。”



        “无药可救的你,走在夜晚,是一个恐怖的鬼,走在白天,是一个道貌岸然,视人命为草芥的伪人!”



        “你想想,那多么的可怕!?”



        “丢了的,就不是你的了,说放下,也是对自己的宽容,不是吗?”



        魏有明的话音,更是祥和,更充满了唏嘘复杂。



        “孩子,这一切,其实不是你的错。”



        “推开那扇门,他会得到解脱,你也将被救赎……”



        “去吧。”



        我感觉,视野中的一切,都好似变得模糊。



        只剩下一道门,门上交错贴着两张符!



        我感觉自己好困,好累,疲惫倦怠到了极点。



        只要撕开那两道符,推开那扇门,我就可以进去,好好睡一觉了。



        步伐,很重,是我已经困倦到极点,快要抬不动脚步。



        我一步一步,朝着那扇门走过去……



        耳边好像听到很多杂乱的声音。



        有声音在焦急的喊着我名字,让我停下。



        又有声音温柔似水的喊着过我过去……



        那些焦急的声调,被温柔似水所覆盖。



        我瞧见门边站着两个人,一人年轻,又带着风霜,容貌俊朗,另一人知性柔美。



        不正是我爸妈吗?



        眼眶发红,我觉得很想哭。



        脚下的速度,变快!



        当我一步落在门前的时候,那两人又消失不见了。



        屋内,却传来了温馨的话音:“显神,怎么还不进屋休息?要是不想和爸妈睡,就要分床睡了哦。”



        我心更颤。



        好多好多年前,我贪玩,不肯进房间睡觉。



        我妈就是这样说的。



        那天我没进屋,而后,就和爸妈分床睡了……



        本身他们就不常在家,自那以后,我见到他们的时间更短……



        伸手,手就要落在门上!



        剧痛,从腰间传来!



        冰冷的刺痛,又从手腕传来!



        嘶!



        我疼的一声闷哼,倒吸凉气。



        腰间,是老龚用力啃咬着我皮肉,他整个脑袋都快埋进我腰身里,我感觉肉快被咬穿了!



        手腕,是一道青气萦绕着,是要阻拦着我碰到那道符。



        身边,魏有明本身是成竹在胸的微笑,可他的脸色,逐渐变得阴霾。



        我心头恶寒不已!



        自己,竟然被蛊惑到了这个程度?



        手腕的青气,必然是鸡血藤手环,是来自于报应鬼!



        老龚也算是拼了。



        就这样,我才被唤醒。



        符没撕开,还好。



        可麻烦的是……我就在魏有明跟前。



        这下,我是想走,都难逃!



        “好孩子,不要鬼迷心窍,你不想报仇吗?这个死人脑袋里,还有别人,他妄想,他幻听,他指令性的做着自己都不知道的事!”



        魏有明猛地探出手,朝着老龚抓去!



        我同样陡然探出手,朝着魏有明手腕抓去!



        我用的那只手,就是带着鸡血藤手环,并且缠绕着青气的手!



        死死扼住魏有明的手腕,阻拦了他抓住老龚。



        斯哈斯哈的声音,不停的从老龚口中传出。



        “嗐哟,吓死鬼,吓死鬼了……”



        “我的个心哟……”



        “心……我心呢?”



        老龚眼中的恐惧,又变成了茫然。



        下一秒,老龚瞪大了眼珠子,喃喃道:“我没心啊!”



        “我没心了痛,你有心,你心黑了,你不痛吗?!”



        猛然间,老龚从夜壶处一跃而起,狠狠朝着魏有明的心口扑了过去!



        “有心的不珍惜,那你别要,你给我啊!”



        尖厉的话音,带着浓郁的愤怒。



        就像是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咬人。



        老龚急了,他那干瘪,皱巴巴的嘴巴,猛地张大到极点,像是要将魏有明的胸口直接咬断!



        魏有明大骇,要挣脱我的手。



        我抓得很紧,因为青气,魏有明竟一时没能挣脱。



        他另一只手抬起,狠狠朝着老龚嘴巴抓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