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在线阅读 - 第292章 压制!

第292章 压制!

        吼声太大,破了音!



        甚至口腔里都充满了血腥味,是嗓子也被震破!



        地气冰冷无情。



        根本没有丝毫变化!



        “齐莜莜!松开他!”



        我眼眶红了,又是嘶声大吼。



        控制不了地气,可现在还能阻拦无头女。



        “他,死……”



        颤栗的腹音,变得极为坚决,果断。



        “我……还在你身边……”



        而后的几个字,极为小声,细弱蚊吟……



        无头女和九长老坠下到一定位置时,地气猛地翻涌而上,那漆黑大口,将他们两人魂魄一口吞下!



        我瞪大了眼珠,却觉得心都被撕开了一角。



        一声闷哼,我哇的吐出一口血来。



        那口血喷进了地气中……



        漆黑大口结成了一片,慢慢的蠕动,平复,朝着地下沉去……



        窒息的感觉不停涌来。



        冰冷,还有孤独感,分外的强烈……



        此时此刻,我比我这十年来任何时刻……都要煎熬……



        上一次,无头女就为我牺牲太多,被收入封魂锥。



        而现在……却被地气吞噬……



        虽说,这只是她一部分魂魄。



        但对我来说,这一部分魂魄,才是无头女……



        尸仙的那一部分她,和我陌不相干。



        眼角有温热感出现,手指轻微触碰,浸润皮肤指纹的是眼泪。



        内心压抑,更难呼吸。



        死死的盯着面前地气,我罕见的升起了怨恨,厌恶的情绪。



        和老秦头生活那十年,我深知自己瘟癀命的限制,我都没有这样厌恶地气。



        可现在,我只觉得,这地气不分敌我。



        用邪门这两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它了……



        它太过恐怖……



        怪不得,无论人神尸鬼,见了瘟癀鬼,都要诛灭!



        一旦地气肆虐开来,真的就是一场浩劫!



        脑子里,又冒出来一个念头……



        这地气,要怎么样才能剥离?



        如果说,地气是瘟癀命的伴生,那是不是剥离掉瘟癀命,就能剥离地气了!?



        嘶……



        剧痛袭来,像是一只手扎在我脑子里,用力搅动。



        周遭的地气并没有完全没入地下,成了细长的一股一股,猛地钻进我脑袋里!



        我一声闷哼,整个人都跪倒在地。



        大量的地气覆盖我的身体,就像是一只巨大的巴掌,将我死死压在掌心中。



        我难以寸动。



        就像是这地气,在压迫我的想法和行动,要将我完全压垮一般!



        时间在僵持,当我觉得自己快要完全被压扁的时候,松懈感传来。



        我艰难的撑起身体,再没有什么阻碍了。



        地面破烂不堪,地砖被破坏的七七八八。



        漆黑的地气,完全消失不见。



        屋内很安静,除了自己的呼吸,心跳,再无任何声音。



        低头,看着先前地气张口,无头女和九长老消失的位置,那股难受的感觉,再次涌来。



        只不过,这一次我极力克制着内心的厌恶,没有表现的那么明显了。



        因为……地气好像有思想似的。



        我厌恶它,它就拼命的压制我!



        我不知道这是错觉还是巧合,可这已经让我充满了忌惮。



        再四扫一眼屋内,九长老房间里东西很多。



        粗看一眼,三面墙上都有柜子,摆着瓶瓶罐罐,或是书册,笔墨砚台……



        这里的东西,肯定价值不一般。



        可我不是道士,认不出来确切价值。



        一时三刻,我也带不走这些东西。



        因此,我只能放弃。



        扭头走出房间,视线扫过屋子周围的旗帜。



        这些八封旗,并非是九长老从我手中夺过去那些,看上去它们更为精细,古朴,玄奥。



        九长老夺走那几把旗帜,大致在他身上,已经被地气完全吞没了。



        照他的话来说,他常年利用八封旗封锁自身气息,是用来躲避茅有三?!



        猎道……



        看来,茅有三不只是针对监管道场的正派道士,天寿道观也是一视同仁。



        他这个人太神秘和诡异,且很不好打交道。



        我驱散脑海中多余的念头,去将那些八封旗收了起来,而后注视着这院门的位置。



        我稍加思索,并没有走出去。



        虽说记得来路,但现在这样出去,太冒险了。



        一旦撞到鬼龛的人,就得动手。



        摸出来玉片,我捏碎了日巡那一枚。



        咔嚓一声碎响,周遭的空气,忽然变得冰凉许多。



        几秒钟的时间,我身旁似乎有些扭曲。



        先是一团臂膀相连,模糊的影子出现。



        随后,那团影子迅速收缩,成了一个身材高大,纱帽宽袍的“人”!



        那人的形象,也是模糊的,看不出长相。



        再片刻间,那人身体飞速收缩,变得和正常人如出一辙。



        进入我视线中的,赫然又是张轨!



        不过这一次的张轨,变了一副模样。



        显然,是鬼龛领首让人给他的那具尸体,又让他改头换面。



        再下一秒,他的面部又一次扭曲,就连身形都在变得纤细苗条。



        他的脸,成了一张纤薄,皮包骨头,宛若红粉骷髅的面颊!



        赫然是先前带他走的那个鬼龛女人!



        “你吃了她?”我额头泌出了一阵阵冷汗。



        “女人”淡淡一笑,道:“方便行事,你的确聪明,不点也通。”



        “他人呢?”



        话语间,他的身形再一次有了扭曲变化。



        从女人,变成了纱帽宽袍的壮硕人影!



        我已经不算矮了,可日巡,还要比我高出一个半头。



        显而易见,日巡在问九长老!



        他的视线,瞬间落在了屋门处。



        身影,瞬的消失不见。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再下一秒,日巡回到了屋门处,他模糊的面部,渐渐浮现出五官。



        狭长的双眼,高挺的鼻梁,厚厚的嘴唇。



        他的长相模样,极其威严,肃穆!



        他眸中还带着不解,以及一丝丝隐怒。



        “他人呢!”



        同样的三个字,却是不同的语境,不同的情绪!



        就像是他磨拳霍霍,要找回城隍庙丢掉的尊严,惩戒九长老的胆大包天。



        可蓄满力道的拳头,却打了一个空!



        “不知道。”我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摇摇头,哑声道:“他折磨我许久,非要我说出他师弟们的下落,我确实不知。”



        “而后,他发怒了一阵,便离开房间。我半天才缓过劲儿来,出来后,就发现他人不见了。”



        “这些东西,是封锁气息的,他伤我时,我没办法把你叫来。”



        “先前我也不敢直接离开,就只能让你来,看看现在怎么办?”



        我这番话说的面不改色,同时还取出来那一小把八封旗。



        日巡威严肃穆的脸,变得阴晴不定。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