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在线阅读 - 第265章 哪里来哪里去

第265章 哪里来哪里去

        老头的脸色,忽地就是一变。



        他的笑容消失不见了,余下的只有冰冷。



        转过身,老头进了保安室,背对着我,静坐在那香前头。



        烟雾缭绕着,让他的身影都稍显的模糊。



        那遗照,反倒是略微清晰了一些。



        年纪不算很大,三十余岁,身上的衣服很老式,几十年前的款。



        蓦然间,我又打了个冷颤。



        遗照中的人,以及那老式的衣服,隐约中和我记忆中一个画面重合……



        当时韩趋倒下,外村出现大量浓雾,我被报应鬼追出外村,到了荒田之前……



        那报应鬼,不就是这般穿着吗?



        老头供奉的是报应鬼?



        他是报应鬼的什么人?



        “想进去死,就进去死吧。”



        “该死的已经死了,多添几个,也没什么影响。”



        老头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低沉喃喃。



        又迟疑了几秒钟,我正要往火葬场里走。



        冷不丁的,老龚忽然用力晃了晃脑袋,干巴巴的说了句:“往西。”



        就在这时,老头的身体微微一颤。



        就像是老龚这话,触动他了一样。



        我瞳孔却微微一缩。



        因为往西的话,刚好是相反方向,不是进火葬场,而是要出去……



        往里走,应该就能找到韩鲊子和女道士,也能找到孙卓。



        退出去,我就不知道确切情况了。



        先前直接过来,也是我担心孙卓下黑手。



        只是……老龚身上有一缕邬仲宽的魂魄。



        在正常情况下,祁家村内,老龚的所有提示对我来说都有用。



        迟疑了几秒钟,我往后退了几步,出了火葬场大门。



        老龚最常用的话。



        听人劝,吃饱饭。



        我自行决定想法,做法,是老龚没吭气的情况下。



        他对我很忠诚,肯定清楚我必须要在祁家村完成一些事情,不至于直接引导我离开。



        因此,内心的徘徊不定消散了。



        我快步朝着西方走去。



        其实,这就是我先前进来的路。



        十几分钟后,我就回到了最初那片柳林子。



        瞧见了我站过的那块棺材板子,能听见河流的淌水声。



        老龚脑袋还是瞅着西边儿,也就是我推断,路的另一侧。



        毫不犹豫,我继续往前走去。



        几分钟后,穿过柳林子,入目所视,果然还是一条路。



        碎石子铺满路面,远处,还是一片阴影建筑。



        距离太远,只能瞧见轮廓……



        一时间,我心头微寒。



        难道,从这边过去,也是火葬场?



        又是另一种程度的鬼打墙?



        不过,老龚没多吭声,一直瞅着那边儿,就让我心定了不少。



        迈步,我又顺着路面往前走去。



        大约走了几分钟,距离那轮廓近了,能分辨出来,是村落建筑……



        路面很宽,似是一条岔口,就快要走进祁家村的村路上。



        可恍惚间,路面又变得窄小起来,还是村路的岔口,可岔口出充满了雾气。



        眼前所视的环境在扭曲,好像我走在一条路上,随时又会走上另一条路……



        “从哪儿来,就从哪儿走。”



        冷不丁的,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这声音很熟悉,不正是先前那老头的吗?



        我猛地回过头去。



        才瞧见,我身后不远处,正跟着那老头。



        他伛偻着腰身,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



        周遭扭曲的路面,好似变得正常起来。



        没有雾气了,路面平整。



        老头板着一张脸,没有任何情绪。



        “这地方,不是你该来的,道士想来,道士想死,你该去哪儿,就去哪儿。”



        他脸是没表情,可语气却阴森森的,充满杀机。



        我觉得这太古怪。



        再稍稍侧头,余光瞟了一眼前路。



        的确,路面完全正常了。



        远处好像有一个人。



        看身形,那人竟像是张栩。



        只不过,张栩没瞧见我们……



        我要是从这里走出去,就和张栩碰头,就能直接出祁家村?



        顿时,我冒起另一个想法!



        先前扭曲的路面,充满灰雾的窄路,就是进入有韩趋所在的外村鬼打墙区域?



        这老头知道,韩趋有问题?



        那就预示着,韩鲊子实际上还没遇到韩趋!?



        平日里,谁触碰到了韩趋,报应鬼会直接出现……



        现在,是老头阻拦我和韩趋碰面,是因为报应鬼正被限制着?



        想清楚这些的瞬间,我心头陡然冷了下来。



        韩趋是我计划中关键的一环。



        报应鬼发现了蹊跷,做了相应的阻断。



        恐怕,韩鲊子也不会那么轻巧就能拿到控制他的东西了。



        甚至有可能出现更大的变数。



        “你应该在该待着的地方,譬如你的保安室。”



        “我该去哪儿,我清楚。”我手袖微抖,便是两枚剃头刀入手。



        张栩是瞧不见我们这里情况的。



        岔路进来,能到这里,还是有一些特殊性。



        我能瞧见他,是因为那是正常出路。



        而我不能走那里。



        把这老头制住,老龚肯定还能让那条路出现!



        思绪瞬间落定,我小腿陡然发力,朝着老头猛然冲去!



        老头双目圆睁,他猛地抬起双臂,同样朝着我扑来!



        我心头格外沉稳,没有丝毫惧怕犹疑。



        老头就是个正常人,先前都贴过了符。



        正常人,便不可能是我对手。



        下一瞬,我却心头发寒,头皮都一阵发麻。



        因为那老头双手灰扑扑的,像是沾满了某种灰尘。



        尤其是其手指甲,漆黑无比,还很细长。



        这种黑,是尸毒!



        他常年接触尸体,而且还是老尸!



        肌肉更为紧绷,老头作势要抓我双臂,我不敢被他触碰到,身体往右侧一倾斜,躲过他的招式,然后小臂猛抬,剃头刀朝着他脑袋一刮!



        毕竟他是年老体衰,完全没有我灵活。



        唰的一下,他头发被我剃掉一小半。



        “停!停!”



        “莫剃头!”



        老龚忽然尖声呐喊起来。



        他语态中,充满了不安和惊疑。



        我心头微变,往后陡然一跃,和老头拉开了距离。



        老头直愣愣的瞅着我,他粗重的喘息着,手臂上那些灰扑扑的东西,却像是在滋生蔓延一样。



        而且他的手指甲,变得更黑,更细长了……



        就好像……灰扑扑的东西,还有指甲,打破了平衡,开始生长……



        老头的脸色,带上了一丝丝痛苦挣扎。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