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在线阅读 - 第255章 乍现!

第255章 乍现!

        就在这时,悬在那座大坟前的老龚脑袋,忽然扭过来。



        他目光神态极其森冷,不过,依旧不是那先生的神志,而是他本身受了影响。



        用力嗬了一声,一口带着恶臭的浓痰,吐在了坟头上。



        而后,老龚又神色呆呆。



        他脑袋左右扭动,显得分外急躁。



        森冷的眼神,恢复成了他本身的诡谲和猥琐。



        继而,又继续变得煎熬。



        “野种……”颤栗的话音,从老龚口中传出……



        下一秒,老龚又一个激灵,干巴巴的说了句:“我没种……”



        急躁的表情再一次涌现。



        老龚的眼珠子瞪大的快要凸出来了!



        领头的目光,落在了老龚的身上,他脸色极其诧异错愕。



        我眉头紧蹙着。



        明显,领头多多少少看出来了点儿问题。



        覆手,我一把就抓住了老龚的脑袋!



        直接将他塞入了夜壶中,再一张符拍上去,封住了夜壶口子。



        这节骨眼上,不能让老龚出什么问题。



        再看了一眼那尸皮,我稍一迟疑,才道:“吴领头,你帮我收着尸皮吧。”



        领头并未多言,将尸皮收了起来。



        不过,他脸上的疑惑依旧颇多。



        “阳神鬼,但不可能是邬仲宽,显神,可否给老哥一个解释?”



        始终,领头还是问了出来。



        其实,他不问,我也打算说了。



        和领头这关系,经历过一场生死,也算得上相交莫逆。



        信任,是一个关键词。



        领头信任我,才会直接带人进祁家村。



        若我刻意隐瞒,这信任就会崩塌。



        丢一个朋友,还要少一大助力。



        深吸一口气,我打开了话匣子。



        “老龚是个穷鬼……”



        尽量简明扼要的,我说了老龚的来历。



        并且,我也没有隐瞒领头,要将那先生魂聚拢,唤醒。



        不过,我并没有透露关于椛萤的所在。



        我信任领头归信任,椛萤的命数问题,却经不起考量。



        或者说,人性经不起引诱。



        我只讲了,这我和村中事情有关,我师尊受困于尸仙,前段时间,我带人去了,结果全军覆没,邬仲宽的残魂告诉我,将他全部魂魄唤醒,就能帮我。



        说完这一切,领头脸上才露出恍然。



        不过,他沉思了几秒钟,摇摇头道:“唤醒一个先生的魂,这件事情,还有待商榷,显神你是孤立无援,才会这么冒失。”



        “他若醒了,你怎么掌控?”



        “甚至有没有可能,他掌控了你?”



        “你届时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领头的语气,在反抗两个字上,尤为加重。



        我微眯着眼,脸色没有变化。



        “掌控他,我做不到,不过他要掌控我,也没那么容易……”



        “我……”



        一时间,我还是僵住了,因为我的确不知道怎么再反驳领头。



        对啊。



        我就去相信一个先生的承诺吗?



        如果他骗人呢?



        如果是老秦头,或者是邵嗣这样的先生,或许值得信任。



        老秦头是我师尊,他人品第一。



        邵嗣有明确的所求,拿了我的报酬,更对尸仙有渴望。



        邬仲宽想要什么?



        老拐村后山,肯定没有他要的东西。



        既无所求,又为什么帮我?



        单凭我帮他?



        这有一个前置条件,就是要邬仲宽是一个言而有信,品行兼备的人。



        可眼前这一切……



        却一字一句在说,邬仲宽根本就不是那种人!



        大坟,葬着他妻子。



        小坟,明显就是葬阴胎!



        可坟冢上插满了桃木剑,这可不是简单镇尸,是无时无刻都在伤害!



        那个洞,是阴胎钻出来的地方!



        老龚被情绪影响,饶是没有邬仲宽的神志,都吐了一口唾沫出来,可想而知,对这阴胎恨到了骨子里头!



        虎毒尚不食子,为何邬仲宽要这样对自己的孩子!?



        就是阴胎难以超度吗?



        这顷刻间,我脑海中思绪繁多,杂乱。



        领头所说的话,却开始盘根。



        可就是这邬仲宽,肯定不能直接唤醒!



        “你们老拐村的事情,回头我们好好商榷,眼下是清理门户,先生传承这东西,不是我们能垂涎的。”



        “他们不晓得外边儿报应鬼,可我清楚,监管道场清楚,韩鲊子会不晓得这里有个邬仲宽?他为什么没来?”



        “要么是不敢来,要么是早就来过,东西早就带走了。”



        “这张符掀开,这座坟,应该就会开启。”



        领头的话音随即响起,他的手复而又指向大坟的墓碑后!



        我稍稍偏移视线,才瞧见,墓碑后果然有一张符!



        那符极其复杂,字眼更为抽象。



        依稀能认出来,有的是赦,有的是镇,还有煞字。



        迈步上前,领头就要掀开符!



        只不过,一阵冷风袭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浓郁的阴气!



        一道灰黑色的影子,自上而下,直接掉在了领头的头顶!



        唇红齿白的小脸,肥胖的身体。



        可其身上又有数不清的裂纹,肉随时会掉下来。



        那些肉,更像是一个小小的婴儿脸……



        这赫然是先前赵希那个鬼婴!



        他吞噬赵希后,明显变大了,成长了一些。



        从他的脸上,依稀还能看出一些赵希的模样!



        张口,鬼婴的嘴巴诡异裂大,像是一口能将领头的脑袋咬下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



        噗噗两声,铜芒爆闪。



        是书婆婆启唇,喷出铜针!



        鬼婴脑袋上中了三针!



        它一声尖啸,猛地飞窜而起,没入了竹林中!



        领头脸色极沉,更是阴晴不定起来。



        我同样警觉,手中已经握住哭丧棒,以及符!



        “鬼龛人的鬼婴,已经反噬过了……它在阻拦我们?”我语速极快。



        “这很简单,它出不去这里,可他又很凶,还能成长下去,祁家村里头的鬼,迟早不如他,如果把母煞放出来,他就没这么好的环境了。”领头回答的同样很快。



        可就在这时,滴答滴答的声响传来,我隐约还闻到了一股子恶臭味儿……



        像是什么肠肠肚肚腐烂了的味道……



        我猛地转身,四顾之下,却没瞧见想瞧见的东西……



        冷不丁的,书婆婆的脸上,却发出一阵怪笑。



        她笑的极其突然,让我和领头都没有丝毫预料。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