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在线阅读 - 第171章 概率太低

第171章 概率太低

        张轨并没有意见,说好。



        我立即同他说了一个地址,便离开了高层小区。



        一小时左右,我们抵达了一条人声鼎沸的街道。



        微眯着眼,看着对面的“古着vintage”,我没有立即过马路进去。



        这就是我想到的办法。



        唐宿肯定无了。



        隍司那里,我拿不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找到杨管事和领头的概率更低,半点儿头绪都没有。



        那唯一的突破口,还是在陈君身上!



        既然魏有明和陈君有关系,那我只要找到陈君,说不定就能找到魏有明这一缕魂,变相就找到了杨管事和领头!



        甚至,还能进去精神病院!



        叫上张轨一起,是因为我没有把握。



        黄叔那里,我越来越信不过了。



        先前还有一个细节,黄叔在车上,直接提了领头凶多吉少。



        这无疑是火上浇油。



        若非他那句话,可能隍司眼前的情况会好一些。



        至于后者,我更不想打交道。



        和鬼龛合作,至少我更能控制程度。



        约莫又过了十几分钟,我思绪理顺的差不多了,一辆黑色的mpv刚好停在面前。



        张轨推门下车,削瘦的脸颊上堆满笑容,伸手和我握了握,更是语气振奋。



        “罗兄!”



        “张兄。”我同样一笑回应。



        那辆车快速驶离,张轨则四下看了一眼,他眼中又浮现一抹疑惑,问我怎么选这么个地方碰面?



        我深吸一口气,才道:“自然是为了那只鬼,他叫魏有明。”



        “魏有明?”张轨瞳孔稍稍一缩。



        我示意张轨后退两步。



        到了路旁一棵树下,视线中依旧能瞧见对面的古着店,其实我还瞧见了胡江送客人出来过。



        并没有立即过去,我先和张轨说了一些关于睢化区精神卫生院的事情,又讲了魏有明的厉害,以及死人衣和赵康。



        当然,包括领头被吸走魂,以及现在那缕魂魄被魏有明控制,陈君和这件事情相关,甚至魏有明控制着领头,可能将唐宿灭口的这些信息,我都说了。



        这期间,我脸上还故意露出歉意之色。



        叹了口气,我继而道:“张兄,并非我当时有意瞒住你,而是我自己也丢了一缕魂,是因为赵康身上那件死人衣,这件事情算是因我而起,我找到隍司,他们有求于我,我就想借用他们的人手,找回自己那一缕魂,结果不知怎么的,他们推断出来,死人衣可能和瘟癀鬼有关联。”



        “不过这件事情,并不能完全肯定。”



        “目前的情况,除了我和隍司领头,以及骗我们的陈君,便没有人接触过魏有明。”



        我这番话说的极为诚恳,脸上的歉意之色不减。



        因为,当时在祁家村安全区域,我甩开张轨之前,张轨就分析过,赵康被司夜吃光地气,是因为司夜忌惮着什么。



        他怀疑赵康身上有媒介,和瘟癀鬼有关。



        而此时,鬼龛要介入这件事情,死人衣就瞒不住,我不可能不说。



        与其等张轨自己发现,还不如我先入为主。



        而且,这两件事情间隔很长,又几乎没有破绽的联系起来,根本不会让人觉得有问题,只会彻底坐实。



        张轨恍然大悟,他脸上倒是没有记恨之色,只是唏嘘。



        “不怪罗兄,当时我们本就不熟,和罗兄之间的合作,倒不如说是互惠互利,罗兄花费那么大心力,一样是为了找回丢失的魂魄。”



        “用他们出阳神先生的话来讲,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情。”



        张轨的唏嘘,又变成了笑容:“命中注定,罗兄就是要和我们合作,瘟癀鬼,就是得我们鬼龛来对付,罗兄,也注定了和我们是同路人。”



        “罗兄也大可放心,你先前不是说,本不想介入这件事儿了,还是因为隍司领头帮了你,你不能坐视不理吗?”



        “我可以保证,这件事情,鬼龛帮罗兄办了,只要罗兄能带我们进去那地方,隍司领头,我们帮你救。”



        我抱了抱拳,眼中多了信任和感激。



        张轨眼眸又是一动,瞄着对面的“古着vintage”,道:“未免夜长梦多,先找那胡江,逼问出陈君的下落吧。”



        “如果能先找到魏有明的那一缕魂,就是事半功倍了,上头肯定会更满意!”



        我心底同样稍稍松了口气。



        开门见山的说事儿,张轨也没有立即提让我加入鬼龛的要求。



        两人过了马路,到了“古着vintage”门口。



        刚好有一对客人从店里出来,胡江眯眼笑着送他们,瞧见了我时,胡江脸上更是绽放出笑容。



        “罗先生!”他语气更喜悦,谄媚。



        我点点头,脸色平和,微笑,和张轨说,这就是胡江,胡老板。



        继而,我又和胡江介绍了张轨。



        胡江显得很恭敬,请我们入内,又问我们,今天是想看看什么东西?



        我随意扫了一眼店内,道:“店里的东西,来了两遍了,还是那些货色,我想见陈君。”



        胡江稍稍露出尴尬之色,立马又道:“我马上联系他过来,他路子的确野。”



        “不用联系他,我直接去找他,当面谈。”我又道。



        “啊?”胡江稍微一懵。



        “大买卖,等不及他来,我们去找,不正常吗?”张轨声音稍微冷一点儿。



        “钱,少不了你的。”



        “说地址吧。”



        对我,张轨很和善,可对于其余人,显然就没那么多耐心。



        胡江只是稍稍迟疑了一瞬,便同我说了个地址。



        他接着又问,要不还是给陈君打个电话,让他在家里等我们?



        我正想再说不用的时候。



        张轨忽然往前走了一步,他随手一抬,手掌成了掌刀,砰的一下击中胡江的后脖颈。



        我脸色微变。



        胡江眼中错愕了一瞬,便涣散,闭眼,朝着我栽倒。



        张轨一手抓住胡江的肩头,他脸上又恢复了笑容。



        “多说错多,罗兄经验还是不够,你想着若无其事问出地址,可对于两个相交莫逆的人,无论这胡江怎么答应你,等我们出去后,他肯定立即给陈君打电话,陈君马上就会躲起来。”张轨语气慎重。



        我沉默。



        不得不承认,张轨所说是对的。



        我对于同行人,可以说得上是果断,也能狠辣。



        可对于胡江这类普通人,还是不太想干扰他们的生活。



        这多少和先前害死了赵萳有关。



        “将他捆起来,顺便帮忙给店关个门。”我吐了口浊气,开口道。



        张轨将胡江拖进了店深处,放在了收银台后边儿,随手拉了两根绑衣服的绳子,就开始捆胡江。



        我顺手将店铺门关下来半截,再走到收银台前。



        胡江已经被绑好了手脚,嘴巴上都塞着一团布了。



        张轨神色满意。



        “张兄,你带钱了么?”



        我视线从胡江身上,挪至收银台上,扫了一圈。



        张轨一愣,才说带了。



        他摸出来一个钱夹子,里边儿厚厚一摞红钞。



        “全给我吧。”我示意。



        张轨倒没有小气,一摞钱全拿了出来。



        我接过来后,放在了胡江脚旁,又拿了收银台上一张纸,一支笔,唰唰写了一行话。



        “陈君已经死了,他是个伥鬼。”



        “不想死,就离他远一点,否则,事后他必找你报复。”



        张轨恍然大悟,笑了笑说:“罗兄还是个仁厚的好人。”



        “不过,如果陈君被我们拿下了,他也联系不上陈君。多此一举了。”张轨摇了摇头。



        “我是觉得,没必要牵连无辜,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说呢,张兄?”



        张轨眯了眯眼,才轻声说:“罗兄多虑了,鬼龛办事,除了特定的一些条件,譬如祁家村那等鬼地,抓一个伥鬼而已,没有万一,除非,他不回家。”



        其实我还想说,如果陈君没回来,那不就是“万一”吗?



        可看张轨这番自信的模样,我反倒是没开口了。



        张轨没有和我再纠结这件事儿,摸出来手机打了个电话。



        很快他挂断,告诉我,三分钟,车就过来了。



        我点点头。



        差不多过了几分钟,听到嘟嘟两声刻意的喇叭声,张轨示意我往外走。



        出了古着店,我将门完全关闭。



        张轨已经到了路边,拉开了黑色mpv的门。



        我两坐在后排座,开车的人是熟面孔瞿韦。



        他恭敬的和我打了招呼。



        我回应了个淡淡笑容。



        张轨和瞿韦说了地址,让他过去的时候谨慎点儿。



        车再次上了路,这会儿是高峰期,又堵又慢。



        张轨主动开口,又和我聊了几句,大致就是他对陈君这个人的分析。



        他认为,陈君和魏有明的关系,绝对不是简单的伥。



        虽说,陈君替魏有明散出了寄身之物,全都是伥鬼的特性,但两者之间,必然有更深厚的关联!



        我眉头皱了起来,摇摇头说:“我开始认为,的确有更深的关系,可他们不是一个姓氏,况且,魏有明的儿子二十年前就死了,他们很难扯上关联。”



        “查到死了个儿子,就没有调查更多的家庭信息了吗?还是说,不是没查,实际上是没查到?”



        “我觉得,隍司调查部门还是没问题的,应该属于后者。”



        “那怎么可能没查到?除非一家子全绝后了。”



        “而这种概率性又太低。”



        “你说呢,罗兄?”张轨反问。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