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在线阅读 - 第143章 听人劝,吃饱饭

第143章 听人劝,吃饱饭

        要东西只不过是个借口,我们想让陈君来而已。



        死人衣和眼镜儿够麻烦了,再多来一样,闹出什么乱子,就是节外生枝。



        杨管事同样没去动,他自然晓得其中厉害。



        “东西,就不要了。”我率先开口。



        陈君脸色错愕,眼神一阵闪烁不定。



        “不过我想知道,这些东西的主人住在哪儿,麻烦你带我们去一趟。”我随后又道。



        陈君神色极不自然,深吸一口气,才说:“他家里人将所有遗物都给我了,盒子里的东西,就是最后一样……他们也不希望见外人,况且卖价买价是你情我愿,要是两位觉得上次价格高了,这一次,咱们还能再商量商量,打个折扣不是?”



        一下我就明白,陈君是以为我们要跳过他。



        稍一思索,我换了个说辞,道:“东西我们留下,报价多少钱,我们照给不误,不过有个附带条件,我要知道这事主的事情,他什么时候死的,还有,他尸体在哪儿?”



        我语罢,陈君的脸色不但没缓和,反而更紧张了。



        “你们……想干什么?”



        杨管事咳嗽了一声,语气稍稍加重:“你是做生意的,我们给钱,你给出来我们想要的东西,消息,这就够了,问太多,不是一件好事。”



        一时间,陈君的额头上直冒汗,不吭声了。



        这时,一旁店老板胡江,捯饬了一下陈君的胳膊肘,催促道:“杨管事和你说话呢,你倒是吱声啊。”



        陈君脸色复而苍白起来,他摇头说:“那地方早就荒废了,我劝你们最好别去,那地方,不是一般的邪门儿。”



        陈君打开了话匣子,倒豆子一样,说出来不少事情。



        二十年前,靳阳市往东走有个睢化县,如今被划归成了睢化区。



        在以前的县郊位置,有一家精神病院,收容了大量病人。



        忽然有一天起,医院就开始闹鬼,还有病人莫名其妙的失踪,甚至,出现了病人杀人!



        护士,护工,陆陆续续疯了几个,逐渐辞职,只剩院长一个光杆司令。



        那院长尽职尽责,即便是医院那么诡异了,还是忠于职守。



        可忽然有一天,有一家人去报案,说院长有问题。



        原来,那家人送进去一个病人,到了出院的时候,想将人接走,院长却一直推辞,说人还没好。



        而那家人又怕病人失踪,或者出别的事情,就算是人没好,也得接出去。



        结果院长直接将他们赶出医院。



        再等次日,那病人就消失不见了。



        警方去调查了,却没查找到什么问题,院长回答什么都逻辑严密。



        可当时有个老刑侦,觉得毫无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



        再加上那时的监控不普及,只有在大门处安置了,镜头也不够清晰,根本找不到别的线索。



        他便偷偷潜入了医院,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大秘密。



        白天的院长,和晚上的完全判若两人。



        院长并没有在家属楼休息,反而还会进病区。



        他亲眼瞧见,院长将一个病人注射了麻药,要将其残忍杀害。



        那老刑侦当时就出来,喝止了院长。



        再之后,院长却表现的很错愕,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更对自己做的事情,完全矢口否认。



        老刑侦要将他带走,他虽然年纪大了,但天天和病人打交道,手脚很灵便,又了解医院构造,生生逃了。



        次日,老刑侦带了不少警察,要将院长捉走。



        却找遍整个医院,都找不到院长的人。



        甚至,医院剩下的所有病人全都消失了。



        这件事情当初闹得很大。



        又过了三天,有人发现院长吊死在了自己办公室的窗户前。



        至此,这事件还是成了一桩悬案。



        无人能找到那些失踪的病人都去了哪儿。



        换句话说,死不见尸。



        因为老刑侦的证词,足够证明院长是杀人凶手。



        院长的妻儿老小也因为这件事情,在当地人人喊打,不得不卖房搬家。



        甚至之后遭报应,家人体弱多病,穷困潦倒。



        二十年过去了,那院长儿子都六七十岁,还得了癌症,自己儿孙不孝,没人管他,只能不停的变卖家里东西,勉强维持生计。



        话音至此,陈君顿了顿,又道:“我听过,有一些胆大的人进过那个医院,搞什么破除封建,结果呢?要么从此销声匿迹了,要么出来也疯疯癫癫。”



        “我做他们家的生意,一来是奇货可居,二来,是可怜那老头子。”



        陈君再叹了口气,不作声了。



        他所说的老头子,自然就是院长儿子。



        胡江为了不弓腰,早就挪了一箱货坐在陈君身旁。



        他那张马脸紧绷着,狭长的眼珠子里全是不安。



        陈君所说的事情虽多,但不算复杂,我差不多能消化。



        只是,我没想到西装老头居然是在精神病院里自杀的……



        再回想我那些梦,狭长的楼道,逼仄漆黑的房间,立在墙上的柜子……



        这么一想,不正是医院的布局吗?



        又看了杨管事一眼,他脸绷得更紧,显然,隍司并没有这些资料,否则,他就不是这副神态了。



        “从来没听过,睢化区有个荒废闹鬼的精神病院。”杨管事闷声说了句。



        陈君不自然回答:“那是因为,实在是太邪门了,没人愿意提起,去的人也少,这才被遗忘。”



        “这支钢笔,是那个院长生前最喜欢的笔了,上次你们把西装买走了,那卖佛牌的老板又一直找我,我才去找了那老头子,找出来最后一样遗物。”



        稍微顿了顿,陈君又说道:“提一句不该提的,老话都说,听人劝,吃饱饭,杨管事你和罗先生出手阔绰,都不是一般人,这种地方,还是少去为妙,咱们就是爱好特殊了点儿,没必要拿命去找刺激,对不?”



        “行了,多少钱,我付给你,然后你就可以走了。”杨管事打断了陈君的话。



        我皱了皱眉,没有搭话。



        陈君大喜过望,比了个三。



        下了阁楼,杨管事在胡江的pos机上付款。



        再之后,陈君接连道谢,匆匆离开古着店。



        胡江也收了杨管事两万块,同样道谢不止。



        他又搭话说:“罗先生,你们喜欢这些“凶”的东西,我也能找路子,不去那个医院是对的。这年头,安全最要紧了,是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