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在线阅读 - 第88章 监管道士

第88章 监管道士

        我死死盯着村路深处,先前,我明明应该迈步出村的。



        可那一瞬,两侧出现的石狮子,分明是我在进村……



        此时依旧站在村口内,余光瞥见牌楼外的两尊石狮子,我只觉得凉气从脚底往脊梁骨里钻。



        屏住呼吸,咬破舌尖,咸腥的阳煞血包裹在口腔中,我再一次缓缓后退……



        身体经过村口牌楼的那一瞬,明明在牌楼外边的石狮子又诡异地出现在牌楼内侧!



        我分明是倒退出村,结果又成了倒退进村!



        视线看见的不再是村内的道路,而是村外的荒地以及树丛。



        一瞬间,我如坠冰窖。



        这是鬼砌墙,民间又叫鬼打墙。



        老秦头和我提过,一般四柱过弱,或者阴性太重的人,比一般人更容易遇到鬼打墙。



        除此之外,就是环境多凶相,也会出现这种情况。



        他尤为慎重地讲过,我四柱不弱,命数却极阴,因此能让我陷入鬼打墙的鬼并不多。



        一旦遇到了,附近必然有报应鬼!



        灰白黄黑血青,报应鬼就是正常鬼中最高的级别!



        而报应鬼不会主动伤人,除非那人作恶多端。



        鬼打墙只是它外溢的气场,只要找到关键的“节点”,就能够走出去!



        这节点,就是和报应鬼相关的物品,我必然看过,甚至是触碰过,才会陷入其中!



        慢慢冷静了下来,我没有往前走,而是复盘先前进村发生的一切。



        我本身对这里的事物就充满忌惮,因此可以说什么都没碰过,更没有多看,完全遵循老龚所说往东走。



        因此,瞧见了一条岔路能往东,我径直就走上去了。



        回想到先前老龚的鬼笑,我心头一凛。



        问题肯定出在那条岔路上!



        往东走,是他故意引导我过去的!



        就是想要借用这里的鬼打墙来摆脱我!?



        先前想要利用老龚时我还没感觉,此刻我才深深感受到老龚这预测能力的诡异……



        也还好,他只是让我陷入了鬼打墙里,如果他将我引到某个血怨厉鬼的身边,我就没那么容易脱身了……



        随即,我又收起了这个想法,老龚不敢。



        他把我引到厉鬼处,那他一样无法脱身。



        思绪落定,我迈步,再一次走进了村路中。



        先前听到的窃喜交谈完全消失,周遭只有安静,以及薄弱风声。



        注视感依旧,甚至我瞧见有些屋子的窗户上趴着人脸,一部分门虚掩着缝隙,露出一只眼睛,直溜溜地瞅着我。



        祁家村没有活人,只有鬼。



        而自打我陷入鬼打墙的那一瞬,就暴露了自己活人的身份。



        只有活人,才会被鬼打墙!



        他们此刻没有靠近我,恐怕只是忌惮我而已。



        毕竟这村子那么凶,敢来的活人又有几个?我脸上的死人妆,本身也有震慑作用。



        我步伐稳定平缓,脸色更只有冰冷。



        可我走出很远,心里计算了时间,应该能走到岔路的位置,视线中却没瞧见任何路的迹象。



        路右边的村民房子一栋挨着一栋,连个空隙都没瞧见。



        呼吸变得凝滞,有冷汗从额角往下淌。



        这又是什么情况?路不见了?



        冷不丁的,肩头忽然被拍了一巴掌。



        双眼瞪大,后背都瞬间被冷汗浸透!



        没有听到任何响动,没有感觉到任何阴气逼近,什么东西出现在了我身后



        ?



        头,肯定是不敢回的。



        动手的话,很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



        围观的鬼太多,一旦他们发现有机可乘,就会全部冲上来围攻!



        因此,我迈步就往前疾走!



        不回头,三盏火就能保住人之本身!



        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响了起来,身后那东西,紧追不舍……



        “喂,你还走什么?停下!”身后话音入耳,压得极低。



        我怎么可能停下?



        这地方都是鬼,身后跟着这个,也是鬼话连篇!



        脚步更快,我更没有回答。



        话音带着一丝焦急,又低声道:“你快走过安全区域了,再往里全是厉鬼,停下!”



        “贫道韩趋,阁下是隍司什么部门的人!为何不听劝诫,执意寻死!?”



        我心头一凛,疾走的脚步,骤然停顿下来。



        监管的人?!



        这一霎,耳后听到松了口气的呼声。



        “朋友还请随我来,即便是安全区域,你也太招摇了。”他慎重又道。



        “你为什么不到我身前来?”我哑声开口。



        心跳的速度加快了很多,其实搭鬼话,同样会受影响,只是好过于回头被鬼吹灯,只要不转身,那从身后接近的鬼就不会走到人身前。



        只有狭路相逢,人和鬼面对面,才会直接起冲突。



        一时间,身后变得极其安静。



        正当我心又要沉下去的时候,一道身影和我擦肩,随即到了我面前。



        此人要比我矮小半个头,大约一米七几,肩很宽,身体却削瘦,白色道袍笼罩在身上,有种偏大的感觉。



        他生着一张圆脸,神态透着一股子严肃,头发一丝不苟地梳着,在顶端扎成了发髻。



        我眼皮突突跳动,还真是道士!?



        这么长时间,我一直躲着监管,还是第一次和道士面对面!



        显然,他并不认识我是谁。



        脑中思绪飞速,先前黄叔和我提过,祁家村有安全范围,是被监管清扫出来的,会让普通弟子历练。



        这也是我会和他搭话,赌一赌的缘由!



        遇到道士,难道代表我已经走出鬼打墙了?



        “阁下胆子太大,先随贫道来。”韩趋极其慎重,眼神还在四瞟,就像是周遭藏着某个可怕的东西一样。



        我没吭声,只是慎重点头。



        他立即转身往回走,我紧跟着韩趋,他居然领着我到了一处略矮的村民屋门前停下,随后他推门进去。



        我稍一犹疑,便迈步入内,



        韩趋就在门口,他快速关上门,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



        随后,他又警觉地瞅了一眼窗外,才算是冷静镇定下来。



        我四扫了一眼屋内,左边一道门,右边两道,这客厅不大,中间支着一张陈旧的木桌,边缘因为太脏,污垢都发亮光滑。



        木桌上还有一水壶,托盘盖着几只碗。



        韩趋走至桌旁,提壶,倒了两碗水,递给我一碗。



        我接过水碗,咕嘟咕嘟喝了下去,才感觉到太阳穴猛烈抽搐,先前我着实也紧张到了极点。



        “阁下还未说名讳?你们隍司的人怎么会进祁家村?”那道士韩趋上下打量我,神态极其疑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