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在线阅读 - 第134章 非同寻常的东西

第134章 非同寻常的东西

        往上翻看先前杨管事和我的信息。



        我目的是吊住杨管事。



        因为当时我不了解鬼龛,不了解张轨,想要有个备用选项,或许能利用隍司来掣肘他们。



        当时,我认为自己目的达到了,甚至断定隍司是要利用我之余,再将椛萤弄回去,双方各怀鬼胎。



        可现在复盘,我发现其中的门道远不只是表象那么简单!



        让我发出地标,又说不惜代价救我!



        救我是肯定的,利用我是必然的。



        可真就那么简单?



        还是说,一箭双雕?



        顺便拔掉鬼龛这颗靳阳的“毒瘤”?



        相对而论,鬼龛组织的手段,养鬼,吃鬼,甚至殃及投胎鬼,的确阴损歹毒。



        我用毒瘤来称呼他们,不为过。



        思绪落定,我回复杨管事:



        “前一日,被带去了没有信号的地方,我没事。”



        那边秒回:“可有弄清位置?”



        “没有。”我回复。



        “显神侄儿,或许你可以尝试尝试去弄清位置,鬼龛不是久留之地,如果你一直不加入他们,会出事的,可你加入的话,就彻底走上不归路了。”



        杨管事这一句话,隐隐有引导,更明示了“危机”。



        “我会尽力。”回复完了后,我不再理会杨管事,又给椛萤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结果那边不在服务区。



        这就让我略不解,村子一切正常,怎么会没信号?



        难道,椛萤联系我,不光是因为担忧我安危,村里还出了事?



        我又拨了两个电话,依旧是不在服务区。



        转而联系了唐全,响了两声,电话接通了。



        “少爷!”唐全略惊喜。



        “唐叔,椛萤人呢?”我语气凝重。



        我没有多问椛萤是否在我家,因为我肯定椛萤会履约去。



        下一刻,唐全才说:“椛萤姑娘天黑前出去了一趟,村里有个呆呆傻傻的守村人,被人欺负了,她看不过,去帮忙,这会儿还没回来呢。”



        我稍蹙眉,想起来了那个只有四指的守村人,余秀。



        同时浮在脑海中的,还有老秦头再三提醒我的,余秀很邪门。



        我一直都认为,余秀的邪门,比不上我的瘟癀命。



        可离村之后,我从侧面知道老秦头远比我认知的更厉害,我就清楚,这余秀,绝对不能小觑!



        她身上,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余秀遇到什么麻烦了?”我追问唐全。



        “好像是一个村民,打了她,还把她拖进了一片老林子,村里人看热闹挺多的,说余秀倒霉,招惹了坐过牢的王斌年,怕是要被折腾惨了。”



        “椛萤就是听说余秀是个傻女,立即就去帮忙。”唐全解释之余,顿了顿又道:“是有点儿晚了,椛萤姑娘还没回来,我去看看,等会让她给你回电话。”



        唐全显然不知道,是椛萤找的我。



        “唐叔,月黑风高,你就别去了,王斌年只是个普通人,不会有什么大碍。”



        “我这里没什么事儿,明天再联系。”



        我三言两语,止住了唐全出去的念头。



        “倒也是,椛萤姑娘应该是将余秀送回家了,可能在安慰她。”唐全喃喃自语地解释。



        我拉开话题,又问唐全,最近这几天村里有没有出现什么怪事?



        唐全说没有。



        我让他注意身体,早点儿休息,这才挂断电话。



        只是,我心里却没放松下来。



        既然村里没什么事儿,那椛萤怎么会不在服务区?



        我不觉得王斌年能做什么。



        难道说,是余秀出了什么问题?



        隐隐的注视感,让我回过神来。



        我没有回头,心知肯定是瞿韦在看我。



        毕竟,回信息,加打电话都在医院大楼前,多少会让人起疑心。



        径步往前,我进了亮着刺目红灯的急诊通道。



        去挂号登记时,夜班的护士都被我胳膊吓了一跳。



        医生看伤口,问我是被什么咬伤的,我含糊其辞,说没看清,当时在野外。



        再之后,就是检查伤口。



        这过程中,医生很诧异,因为我伤口愈合了不少,只是夹杂着碎布,以及厚厚的血痂,伤口又变了形,他说怕感染以及其他隐患,必须得清创,再消毒打针。



        我任由他施为。



        清创的痛,不亚于再经历了一遍被媪撕咬。



        不过,当伤口被处理好,完成包扎后,胳膊看上去没有那么血腥了。



        我再离开医院时,还有很多护士围在外边儿,小声地交头接耳,时不时瞟一眼我的手臂,以及腰间挂着的夜壶。



        老龚并没有完全钻出来,只露出来一双眼睛,贼溜溜地瞅着那些小护士。



        也还好,她们只能瞧见夜壶,若是看到了老龚,恐怕就没心思闲言碎语了。



        走出急诊通道时,天,居然都蒙蒙亮了。



        饥饿和困顿感几乎同时涌来。



        一天两夜粒米未进,只喝了点儿水,还没睡过觉,我感觉精神都到了临界点。



        走到先前瞿韦停车的地方,我愣了一瞬,那辆车居然不见了,四扫一圈,同样瞧不见车,更没看到瞿韦的人。



        皱了皱眉,瞿韦走了?



        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是张轨安排的?



        或亦,他们发现了什么蹊跷?



        原地站了半晌,我极其警觉,并没有继续等下去。



        走出医院大门,路边的包子铺,蒸气夹带着葱肉的浓香,飘散了半条街。



        我坐在外摆桌前,吃了三屉包子,喝了满满一大碗粥,才算是缓过劲儿来。



        也就一小会儿,困意反倒是来得更浓了。



        刚好,早餐店旁边儿就是宾馆,我去开了个房间,反锁了门之后,倒头便大睡。



        这一觉,我睡得昏天黑地。



        等我醒来时,屋内夕阳光极其刺目。



        手机又有椛萤的未接电话,以及短信。



        内容是:”我没事,不过,我好像发现了一些非同寻常的东西,你怎么还不回村?”



        这一瞬,我内心一下子安稳多了。



        本来,我准备给椛萤回个电话,和她说一下我这两天的情况。



        手却忽地一僵,轻微地耸了耸鼻翼。



        一股极其微弱的尸臭,丝丝缕缕地钻进鼻翼中。



        先前来的时候,没有这股味道的。



        视线落至门前,微眯着眼。



        这宾馆的房间不大,至多十平米,床边三两米就是房门。



        门缝不小,我瞧见了一点点的阴影。



        应该是有一个人,一动不动地站在房门前头。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