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在线阅读 - 第132章 监管徒弟

第132章 监管徒弟

        我没有想过要带韩趋出去。



        将自己的秘密全部和盘托出,就已经注定韩趋无论如何都走不掉。



        就算他动摇了,愿意怀疑孙卓,我一样不能信他。



        他现在只是一具活尸煞,在道士面前,就是可以被诛灭的存在。



        道士不可能信他。



        就算是有人信,也一样无用。



        孙卓的地位太高了。



        茅有三之前都提醒过我,不要想着用我这件事情去扳倒孙卓,基本上不可能成功。



        韩趋就算因为此事去求证,也只能落得一个下场,被监管彻彻底底的封死。



        孙卓还会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控制了韩趋。



        再用这个理由,对我彻彻底底的下杀手!



        我只需要韩趋和我开口,再假意让他认为我需要他,便有机会达成我自己的目的。



        而韩趋这一开口,就代表主动权变了。



        我思绪间,眼神依旧是讥讽冷漠。



        韩趋话音恢复低沉,脸色受了挫败似的,说:”我师父,名为韩鲊子,是现今监管,如果孙卓师兄真是你所说那种人,那他必然要受到制裁,无论是监管队伍,还是道士队伍,都容不下他。”



        韩趋这话,让我心头一阵凝滞,瞳孔更是紧缩。



        监管道士的监管,不就是茅有三说的监管头子!?



        韩趋师父的身份,居然这么高!?



        不过,这也自然了,师父地位不高,弟子又怎么有那么强的本事,完成别人都不敢去的历练?



        只是,这让我心头动摇起来……



        仅仅一瞬,这动摇就没了。



        我推断韩趋想要控制报应鬼,甚至知道了那物件在什么地方。



        如果我改变态度,和他合作,就不能抢他的“成果”。



        还得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一来,他是个死人,价值肯定比不上孙卓了。



        二来,我没有这个习惯。



        想归这样想,我脸色没有表露出分毫,只是微眯着眼看着韩趋,将信将疑的说了句:“你是监管的弟子?我并不认识韩鲊子,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还有,孙卓肆意妄为,听你那样一说,好像无人知道?”



        “你觉得,那可能吗?”



        我刻意让自己的语气充满质疑。



        韩趋挫败的脸色,又是一冷,他说:“你若是拿得出来证据,可以这样说孙卓师兄。可即便如此,你也不能冤枉整个监管群体,若你拿不出证据,那你现在再怎么说,我也不会完全相信,而是会让师尊去求证。”



        有一句话,叫做说多错多。



        韩趋越来越被绕进这件事,他另一层面的防备就会相应减少。



        “我就是证据。”



        “而你,出不去。”我摇了摇头。



        同时,我伸手拔掉了韩趋手臂上,两个关键位置的木钉。



        韩趋的手一颤,能动弹了。



        紧接着,我又快速拔掉了其余限制他关节活动的木钉。



        韩趋并没有和我动手,他还是一直看着我,半晌后才低沉的说:“你的话当不了证据,得有其他的实证。”



        “至于我……”



        韩趋的眼神,带上了一丝颓然。



        “我的确出不去。”



        “如果我走,他又会出来。”



        “这一次,就没有上一次的好运了,他会吃了你的心,因为,你和我接触过。”韩趋摇摇头。



        “和你接触过?他就要杀我?”我疑惑反问。



        韩趋却没有直接回答,又说道:“你去找我师尊,告诉他,东西我找到了,只是,我没有办法拿到了,历练我完成了一半,如果他们能来,能得手,我这条命便不亏,而我还有一件抱憾的事情。”



        “你将这件东西,交给我师尊。”



        “谨记,你的事情,不要和他说。”



        “等他来找我时,我会将你所说的一切告知于他,他自会求证。”



        话语间,韩趋从道袍里又摸出来一枚精巧的玉簪,递给我。



        我接入手中后,心却沉了半截。



        韩趋说很多,却像是什么都没说。



        至少,那些信息对我来讲,一点儿都不关键。



        “你找到了什么?难道不能将那件东西直接给你师尊么?”



        “你和我所说这些,和打哑谜没有区别,我怎么能确保,见到你师尊后,他会不会怀疑我?我是不是自投罗网?”我继而又反问韩趋。



        韩趋脸色再变,顿时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他谨慎无比的看着屋门。



        半晌,确定没有别的动静,他才说,去拿那件东西,他付出了性命为代价。



        而只要他说出那件东西是什么,我就不可能离开了。



        只要我按照他所说的去做,他师尊不可能动手伤我,就算真有一些监管道士有问题,要抓我,那也不包括他师尊。



        甚至,这还能换他师尊一个人情。



        语罢,韩趋的面容怔怔,眼神恢复了一个死人正常应该有的空洞和死寂。



        一时间,我的确不知道该说什么能继续引导韩趋。



        他太慎重了。



        不,不单单是因为他性格慎重,恐怕更因为,这里的事情,真需要那么慎重。



        我的想法落空了。



        即便现在和韩趋动手,我也不可能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东西……



        只能放弃了吗?



        放弃报应鬼……



        我不可能去找韩趋师尊的,只能将这个秘密自己吞下去。



        此行的收获已经不少了,拿回来了死人衣,眼镜。



        路一步一步走,事情也得一件一件做。



        思绪至此,我点了点头。



        韩趋空洞的死人眼中,勉强有了一丝喜悦。



        他再看了我手中玉簪一眼,便垂下头,一动不动。



        我深吸一口气,推开了矮屋的门,走上村路。



        轻微的咯吱声中,屋门闭合。



        村路上依旧安静。



        先前我和韩趋的唇枪舌剑,其实动静不小。



        不过能看出来,这里唯一的危险,就是报应鬼。



        引动报应鬼的方式,要么是去触碰不该碰的物品,要么就是韩趋要从这里离开,或者吐露出那件物品的秘密……



        我先顺着往前走了几步,离开矮屋远了,才低声问:“老龚,怎么出去?”



        老龚脑袋在夜壶上转了一圈儿,直勾勾的看着东边的方向。



        出去的方式不止一种。



        问老龚最为简便。



        就算他回答不上来,我也想好了,直接让老龚指引赵希尸体的方向,一样能走出去。



        一路往东走,走到先前瞧见岔路的地段时,雾隐朦胧中,一条岔路出现在视线中。



        上一次在鬼打墙里,我走到这里好几次都瞧不见路……



        而在老龚的指路下,居然直接就瞧见了岔路的节点所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