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在线阅读 - 第84章 危机重重

第84章 危机重重

        x6“不太好解释,但她不是施箐,施箐的尸体在她家里。”我沉声回答。



        城隍庙一直在找瘟癀鬼,黄叔必定也找过监管的道士。



        目前没听椛萤说过隍司知道消息,我就不确定能不能告诉他们。



        话音落罢那一瞬,杨管事脸色巨变!



        领头脸唰得沉了下去,闷声说:“去看看。”



        杨管事匆匆往回走去。



        “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你们核实,椛萤会有危险。”我再一次催促领头。



        “你跟我来。”领头胖脸没了笑容,眯成细线的眼充满杀气。



        再到地下三层,众多下九流瞧见了我和领头走在一起,眼中不只是忌惮,还多了惊疑。



        “通知调查部门,再找相关部门合作,去找到椛萤那辆白车,速度要快!”



        “有人盯上我们隍司了!”



        领头这一句话,让众人都大惊失色。



        我同样错愕,他这明显是误会了。



        只不过,众人已各自起身,匆匆走向不同的通道。



        还有几人走到领头身旁。



        领头绷着脸,再带我走进了先前我来过数次的通道。



        进办公室后,他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在协调人手,调查消息。



        我这给我一种感觉,隍司就像是一张密密麻麻的蜘蛛网,看似实力没那么强,却布满了整个靳阳。



        不,实力不强应该是相对的。



        椛萤说过,隍司高手都在外。



        若是那些高手都和书婆婆一个级别,那隍司就可以说强得可怕了!



        终于,领头放下手机,告诉我说:“已经全力在找了,确定地方,马上就会有消息。”



        顿了顿,他问:“那人不是施箐,又是谁?是施箐早就死了?我们刚才放出去的就是假的。还是先前是真的,她被杀了,再被替换?”



        他这话听起来绕,逻辑却很缜密。



        “她刚被杀后,才被替换,你们还收敛了一具非正常死亡的尸身。”我缜密的回答。



        领头身旁几人面面相觑。



        一人上前低声和领头耳语。



        这距离我听得一清二楚,他是说,的确收敛了一具尸体,看似跳楼,但并非是跳楼,死状太过凄惨。他们还没查到死者身份,暂时也不确定哪一层跳下来的。



        那人语气一顿,更慎重说:“盯上咱们隍司的人不简单,施箐掌握了大量信息,她直接就被杀了,恐怕椛萤也凶多吉少……”



        领头神色愈发冰冷。



        我眉头微皱,本来他先前说有人盯上隍司,就误会了。



        事情交织在一起,误会就更深。



        不过,隍司基本上能调取整个小区的监控,他们看不到赵萳是跟着我们一起来的?还是他们没来得及查?



        思绪落定,我没有压着信息差,直接打断那人的话,说对方是冲着我来的。



        跳楼死的人叫赵萳,也是我带来的人,并不是隍司被针对。



        领头眼睛眯的都快成绿豆大小了。



        这时,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



        随之涌来的还有刺鼻血腥味,以及浓郁尸臭!



        杨管事疾步进了办公室,山羊脸黑得吓人。



        “老大,事情大了!施箐的尸体,和先前……”



        他话还没说完,同领头耳语那人匆匆走到他身旁,简明扼要的复述了情况。



        这同时,又有四人分别带着两副担架进了办公室。



        白布盖着担架,能瞧见隆起的人形,尸臭和血腥味更浓郁。



        杨管事听着来龙去脉,死死盯着我,眼中全然是忌惮。



        我径直走到担架旁,猛地一掀白布。



        眼皮痉挛抽搐了一下。



        这尸体穿着,赫然是赵萳。



        只是,她从胸口到头部,硬生生被挤裂了似的。



        脑袋成了好几瓣,不说面目全非,脸都撕裂成了几块。



        她死的时间,最多比施箐早半小时左右,这尸臭却像是死了六七天的尸身。



        再拽开另一张白布,施箐的尸身入目,她脸开始缩水,嘴皮微微翻起,媚态完全消失不见,只剩下阴森恐怖了。



        她的尸臭比先前也浓郁了十几倍,就好像在加速腐烂似的。



        冷不丁的,我背上冒起一阵细密汗珠。



        “尸体可能会出问题,最好立即送去烧了。”我随即看向领头。



        领头同样盯着两具尸身,他若有所思,才说:“阴气是很重,怨气很深,不过对我隍司来说,这样的阴气和怨气是有用的,施箐死了,隍司损失极大,这尸身烧了就完全浪费了,勉强弥补一点,聊胜于无吧。”



        我眉头紧皱。



        想起来椛萤对领头的一些描述。



        其实我也让隍司损失很大,可领头却想到再利用我来抹平损失的办法。



        这人是典型的利益当头,没有那么多规矩和情绪可言。



        因此,我没有再开口劝说了。



        “把尸体送去库房。”杨管事冷声开口,领头的眼眸中多了一丝满意。



        担架又被抬了出去,我说不上来心头的那种感觉。



        除了闷堵,还有一些难以理解。



        对,我想起来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最开始无皮鬼吞吃赵康的时候,是有地气外溢的,司夜瞬间就找来了。



        可“赵康”吃掉赵萳,再吃施箐,却没有引来日巡……



        是日巡不如司夜,还是“赵康”不停的吞吃鬼气,以及活人生魂,以至于他本事越来越高,还能隐藏地气了?



        想到这里,我更是冷汗涔涔。



        那这样一来,就只能有人发现“赵康”,立即让城隍庙那里有反应。



        否则,他就不会有任何掣肘,在靳阳如鱼得水……



        甚至我觉得……一定时间后,司夜或是日巡,都不是他对手?



        冷不丁的,鸡皮疙瘩又布满全身……



        可能,这“一定时间”,并不会需要太久了。



        “赵康”找上我,目的是为了死人衣,眼镜。



        这两样寄身之物极其可怕,若是他用上了,会变成什么样?



        眼皮不停的痉挛,冷汗浸透衣服。



        “我们随时保持电话联系吧,现在我要出去一趟,你们找到地址后,必须立即告诉我!”



        再看向领头,我说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他身旁的人反应很迅速,立即用手机记下。



        领头看了杨管事一眼,杨管事没有二话,将自己的号码念了一遍。



        我存下来后,匆匆离开了隍司。



        在路边拦车时,我察觉到了暗处有跟随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