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在线阅读 - 第74章 教女无方,白活一场

第74章 教女无方,白活一场

        我暴露了她?这怎么可能?”



        椛萤迅速摇头,说她做事更滴水不漏,不可能是她暴露的。



        我沉默片刻,回答:“那晚,你通知我离开的电话就是破绽。你为什么会知道杨管事有问题呢?不就是因为,你那叫施箐的朋友,告诉你,罗家的资料被掉包成了空白的。”



        “这……”



        椛萤的俏脸逐渐铁青,旋即又成了苍白。



        “看来,隍司这件事情,是非做不可了,他还提前给我打了预防针,是做了这件事儿,才有机会调查当年那个人,让我很被动,只能任凭他们摆布。”



        心头再次有了烦闷之意。



        我又想起来了一个人……就是茅有三。



        隍司是阴险狡诈,茅有三却是古怪危险。



        晃了晃头,我驱散意图和茅有三合作的想法。



        他盯着我和老秦头的尸身,和他合作,不亚于与虎谋皮。



        隍司即便是狡诈了一点儿,我相应还有掣肘手段。



        “你放心吧,我答应隍司时,会提条件,让他们不准对你朋友做什么。”我再开口。



        椛萤的慌乱顿成了感激,和我说谢谢。



        我摇摇头,解释说她朋友暴露,也是因为帮我,我帮回去是因果,也是天经地义。



        余下,我又和椛萤磋商了关于孙家的事。



        孙大海刚给我埋过坑,不太适宜立即找上麻烦,他们既然守株待兔,我们也得准备一个特殊的陷阱,来针对他们。



        只是怎么布局,还是个问题。



        冷不丁的,我忽地又想到了茅有三!



        他收人尸体,那我可以把孙卓卖给他么?



        心咚咚直跳,快从嗓子眼迸出来了。



        只不过,我是我,老秦头算是我师父,孙卓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事儿,是我有些异想天开了。



        不知觉间,车抵达城中村,停在唐家老宅外。



        一辆路虎车停在村路对面。



        我同椛萤下车后,径直进宅。



        月光如玉,院中站着一个女人。



        她甚至比椛萤还要高一些,丝袜包裹着长腿,包臀裙更显身材火辣。



        盈盈一握的细腰,桃花眼,鹅蛋脸,微微卷曲的头发,美艳和冰山共存。



        赫然是徐暖!



        徐暖斜睨我一眼,视线落至椛萤身上时,眉头忽地一挑。



        徐方年站在堂屋内,目光瞬间看向我。



        “显神!”



        “哈哈!我就知道,你应该就住在这里了!我和暖暖来了许久,敲门一直没人,就先进来等,咦,老唐呢?”徐方年话音先是激动,看见椛萤时,脸色顿时一僵。



        “这位是……?”



        我面色不变。



        一次两次,徐方年情绪管理得还真是到位。



        说是没人进来等,实则,我已经注意到东屋被开过的迹象了。



        平时我会在门缝,把手处留下记号,一旦被打开,都会留下痕迹!



        怕是徐方年早就将我的东西翻过一遍!



        “唐叔自然有唐叔的去处。”



        “徐家主倒是坚持不懈,可我话都说完了,徐家,我没兴趣去。”我语气极为平淡,又道:“你们找我,纯属是浪费时间,我身上也没值得你们在意的东西。”



        “这……”徐方年咳嗽了一声,才道:“显神,你还是在怪徐叔叔?”



        “今天我特意还将暖暖带来了,解铃还需系铃人。”



        徐方年话音刚落。



        徐暖捋了捋鬓角发丝,迈着长腿,走至我身前。



        她没开口,只是抬手递给我一样东西。



        我瞳孔微缩。



        这居然是那封婚书!



        徐暖的话音很娇气,抿唇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咱们的婚约。”



        “那天我只是想考验你,是不是有坚持不懈的心态,能不能受得起折辱,可我没想到,你反应那么大。”



        徐暖的眸子蒙上了一层水雾,似要潸然泪下。



        “你从没有对我那么凶的,以前,我们也那么好。”



        “虽然你凶,但我也看出来了,你心念很坚韧,正打算说出实情的时候,你却打我,我被你吓坏了,我爸又刚好在门外看见,就闹出来了误会。”



        “你是男人,男人要有担当,我解释清楚了误会,你还是要将错就错吗?”



        至此,徐暖又带上一丝哀怨,就像是质问。



        “暖暖!”徐方年重重一跺脚,声音极大:“我教你怎么说话的?是让你好好道歉!你这什么态度!”



        徐暖神态倔强,紧抿着唇,美眸更淌下两行清泪。



        她依旧保持递给我婚书的动作,手悬在半空。



        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我把她怎么样了!



        而我眼皮微搐,心咚咚直跳,呼吸有种压不住的急促感。



        我并没有动摇对徐家的判断!



        徐方年和徐暖的态度更让我清楚,他们对我的谋划更深!



        可我呢?



        不一样可以谋划他们吗?



        和徐暖同房,借用她的元阴,就能滋生一缕出阳神!



        他们打感情牌,算计我。



        难道我就不能算计回去?



        之所以我要抓孙大海,而不是直接杀他,就是因为,我还得从他口中逼问出来,怎么夺回命数。



        若是能滋生出阳神,就不用那么大费周折了!



        直接杀了孙大海,比抓他还简单!



        我刚要抬手接婚约。



        椛萤却刚好往前一步,顺手挽住了我的胳膊。



        我手微僵,本想挣脱。



        “啧,好感人呐。”椛萤微仰头,凝视着徐暖的脸,话音更悦耳。



        “而且,好用心良苦,看起来真是个好女人。”



        “可为什么,好女人管不好自己的身子?”



        “以你残花败柳的身体,又想要嫁给显神。”



        “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配吗?”



        悦耳的话音到后边儿,变成了冰冷讥讽。



        我脸色变了。



        徐暖的元阴,没了?



        徐暖脸色同样变了,俏脸涨红,羞怒交加!



        她死死盯着椛萤,颤声说:“你胡说八道!”



        抬手,她就要去揪椛萤的头发。



        我陡然抬手,一把扼住徐暖的手腕,猛地往后一推。



        徐暖接连几个趔趄,后退数步,险些倒下。



        堂屋内,徐方年大步走出,并没有搀扶徐暖,反而甩手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徐暖脸上多了五条鲜红指印!



        徐暖再一个趔趄,才堪堪站稳。



        “显神,此事徐叔叔肯定会给你个交代!”徐方年怒瞪了徐暖一眼,又恳切看向我。



        ”我没有……“徐暖一手捂着自己的脸。



        又颤巍巍指着椛萤,哽咽说:“她才是残花败柳,血口喷人!”



        她泣不成声,就像是受了莫大委屈。



        椛萤更显得讥讽,说:“你说我信口雌黄,那你敢不敢指天发誓,若你现在还是处子身,我跪下来给你道歉,任你处置,如果你不是,还欺骗显神,那你这张脸,就溃烂生虫,长满脓疮!”



        “至于你说我残花败柳?你应该好好想一想了,什么叫残花败柳,什么是从一而终!”



        椛萤这一句句的话说不上毒辣,却字字诛心。



        “你!”徐暖脸色煞白一片。



        “够了!”徐方年终于忍不住了,一声怒斥。



        椛萤白了徐方年一眼,怜悯道:“教女无方,白活一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