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在线阅读 - 第18章 明面上的干净,阴暗处的脏

第18章 明面上的干净,阴暗处的脏

        l是他们随后发现,我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还是有什么人指使?



        越想,我越觉得通体生寒,心头的警戒线完全拉满了!



        思绪掩藏在心底,我语气冰冷:“说完了吗?”



        “徐叔是说完了,不过等你回去,暖暖还有话要说,这妮子,你便放手管教,毕竟她是你的未婚妻……”徐方年格外诚恳。



        我摇了摇头,几乎面无表情,说:“像是我这种人,不过是你们口中的丧家之犬。”



        “我能活着,经历了太多龌龊,便习惯将事情做得很绝,辱我爸妈在天之灵,你们徐家已经不配。”



        “既然你帮芊芊报了仇,聘礼的事情,我不再追究,你也不用退回什么。”



        “让路吧。”



        我这三言两语,让唐全脸色幡然大变。



        他死死盯着徐方年,额头上筋肉都在抽搐。



        徐方年利用给唐芊芊报仇,一箭双雕,软化我的防线,顺道让唐全成了他说客。



        我直接将他们的所作所为点了出来。



        凭唐全对我家的忠心,怎么可能再信任徐方年?



        徐方年微微变色,立即解释:“显神,这是暖暖的一时妄言,我回去会好好训斥,你不能这样对徐叔叔!”



        “那怎么对你,用我这下九流的手段,给你剃个头吗?”



        我小臂微抬,指间夹住了剃头刀。



        正午的阳光正盛,刀刃微微反光,阴寒逼人。



        徐方年一阵惊惧,立即后退数步。



        我又往前走了一步,徐方年慌张失措的转身。



        路面中心停了一辆路虎车,他匆匆上了副驾驶,车迅速朝着街外驶去。



        我手微缩进袖口,收起剃头刀。



        唐全跟了出来,他脸色苍白,说:“少爷,你回靳阳,先去了徐家对吧?徐家当日就和你说的那些话?”



        我没吭声,却点点头。



        “他们真该死啊!”唐全气的直跺脚,骂道:“那徐方年,必然是想利用你什么。他给芊芊报仇,就是个借口!”



        果然不出我所料。



        只是稍稍提点,唐全就明白了个中的利害。



        “唐叔,你那个地方,现在还安全吗?”我语气缓和下来。



        ……



        两小时后,城中心,白桦大道。



        道路两侧是高大的白桦树,右侧是破旧的城中村,外沿的砖墙上印了许许多多的拆字。



        再往里走,老旧的房屋多数搭着塑棚,少部分彩钢。



        水泥路面开裂,坑洼,还有积水。脏乱差,是这里最好的形容词。



        唐全杵着拐,一瘸一瘸的领先我半步,带着路。



        不少旧屋前杵着人,打量,审视着我们。



        我们并不是直接来的。



        出浆洗街后,足足换过三次黑车,还在城里绕了许久,才到这里。



        按照唐全所说,城中村是他老家。



        可除了我爸妈,没人知道他的底细,就连身份证,都是当年我爸托人给他重做的,地址在浆洗街。



        十年前,罗家出事前,他爹娘就过世了,他操办丧事后,遇上罗家巨变,他断了腿,整整十年都没回来过。



        约莫十几分钟,我们停在了一间大院外。



        青砖院墙,乌瓦大屋,老宅透着久无人烟的幽静感。



        锁头锈迹斑驳,唐全捯饬了大半天才打开。



        推门时,合页发出似坟地蛤蟆叫唤的咯吱声。



        水泥打过地坪,院内没生杂草,左侧一口井,旁边儿有个两米见宽的花台,栽着一棵歪脖子桃树。



        正中央的堂屋修葺着高高的门槛,屋门紧闭。



        左右两侧各有几个房间,同样门窗严密。



        “以前罗家对我很好,老爷夫人给的工资高,我拿回来让家里新修了房子,结果我爸妈没怎么享福,忽然就生了怪病,变得疯疯癫癫。我没时间来照顾他们,没过多久,他们就暴毙身亡了。”唐全眼中透着复杂。



        “人各有命,唐叔节哀。”我轻声劝说。



        唐全轻松的笑了笑,说:“少爷,我早就看开了,这里安静,安全,城中村什么都能买到,只要出去办事时足够小心,回来不要暴露行踪就不会有事。”



        “嗯。”我点点头。



        唐全又去推开正中央的瓦屋大门。



        干干净净的堂屋内,摆着雕花木桌,实木椅子。



        北墙立了个灵堂,虽无灵位,但挂着两张遗照,是一对六十余岁的夫妇,面无表情。



        “家里挺干净。”我四扫了一圈,即便犄角旮旯里,都没有灰尘。



        “是啊,一直没回来过人,一切都保持当年的原状。”



        一边回答,唐全一边走到灵堂前,先从桌子抽屉里拿出来几根香,点燃后作揖插香,又将唐芊芊的遗照摆在角落。



        接着,唐全回过头,谨慎问我:“您说的和罗家有瓜葛,应该不是说徐方年找上来吧?”



        我摇头说不是。



        接着又问他,知不知道隍司这个民间组织?



        唐全眼中茫然,说不知道。



        我也没隐瞒唐全,和他说了,当年我爸妈带走的人手,就是隍司的人,阴差阳错我和他们遇到,他们想要个交代,然后我们就起了冲突。



        虽然我平安离开了,他们也答应了不会找麻烦,但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们在丰瀚轩闹得也挺大,换个地方,更安全。



        唐全连连点头,说的确是这个道理,而且徐方年搞这一出,也让人忌惮。



        顿了顿,唐全问我,那接下来怎么打算?



        是一定要将当年的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吗?



        显然,唐全以为我离开,就是去调查这事儿了。



        我沉默不言。



        靳阳的水,太深了。



        深到我竟觉得,自己这点儿九流手段,不够用。



        我爸妈的死,处处都透着疑点。



        徐家这两天的手段太令我忌惮,肯定是不可能再和徐方年有交集的。



        隍司这地方,实际上也不好招惹。



        一时间,我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情景……



        孙大海提着肉菜去买书,过着怡然自得的退休生活。



        老秦头说过,我没有出阳神,招惹不起表哥一家。



        可事实看来……



        好像只有孙大海,我能够轻而易举的拿捏?



        不但能从他口中逼问出他用来夺我命数的寄命十二宫。



        甚至他有可能知道,当年我爸妈的情况?



        我逢九有死劫,我爸妈因此金盆洗手,而后死不见尸。



        是他和表哥让我应劫!



        舅舅这一家人,和我家遭逢厄难,可能有极大的关联!



        思绪逐渐平复下来,我才回答唐全:“唐叔,后边儿的事情,得从长计议,你把这些拿去。”



        我从背包里拿出来厚厚一沓红钞,递给他。



        唐全被吓了一跳,立即说:“少爷,你赶紧收回去,这使不得!”



        “没有什么使不得的,你是罗家的管家,以前家里用度不也是你一手操持?”我顿了顿,又说:“这段时间,我们一应开支,以及芊芊的三牲贡品,还得让你操心了。”



        唐全又红了眼眶,低声说:“芊芊终是福薄了,若是她还活着,少爷您对她这么好,不知道她得有多开心。”



        ”唐叔,烧好香,上好贡吧,若是她已经过了城隍庙分界,香烛冥钱就是她傍身之物,在下边儿不受欺负,若她没走,还是会循着香来的。”我轻叹回答。



        唐全重重点头。



        再之后,我没多说,唐全也没有再多问,他给我拾掇了东屋休息,又去买菜做饭。



        我把箱子和背包里的行礼都取出来,条理有序的归置好,然后拿出来了一圈黑红色的细绳,一个巴掌大小的坛子。



        唐家老宅,不干净。



        十年了,正是因为这里太干净了,几乎是一尘不染。



        明面上的干净,往往预兆着阴暗处的脏。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